您现在的位置石家庄市政协>> 文史天地>> 文史精选
慷慨悲歌平山团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27日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慷慨悲歌平山团
 
 
  平山人民世世代代不会忘记的,是威震敌胆的“平山团”,它是平山的骄傲,是平山父老用生命换回来的荣誉,是平山人心目中一座不朽的丰碑。
 
  “好汉要当兵!”
 
  1937年10月,平山青年踊跃参军,组成平山团走向杀敌战场。平山团第一任团长陈宗尧
 
  1937年9月,正当中共平山县委着手筹建平山抗日队伍的时刻,120师359旅受命进至由西五台县集结。王震旅长选派部分干部组成抗亡工作团(其中一个教导队,一个警卫连,一个火线剧社,共计300人),由刘道生、陈宗尧等同志率领,跋涉东进河北省平山县扩充兵员。10月4日,工作团到达平山县洪子店镇,与中共平山县委栗再温、王昭、韩一钧等同志取得联系后,当天晚上召开会议,会议强调了抗日高于一切,当前主要是扩充兵员,壮大抗日武装。
 
  10月7日,八路军工作团、平山县委等合编了10个工作组分赴太行深处的猫石、小觉、东黄泥等村宣传群众,开展扩军工作。工作组每到一处,便广泛宣传“有人出人,有粮出粮,有钱出钱,有枪出枪,各尽其力,全民抗战”,“武装保卫家乡”,“好铁要打钉,好汉要当兵,好男儿上前线去”。工作组的火线剧社,向群众宣传演唱革命歌曲,《华北抗战歌》、《救亡进行曲》等歌曲很快传遍田间山岗、大街小巷。
 
  栗再温,这位1927年中国革命处于低潮时加入共产党,曾被许多革命家称之为“工农化了的知识分子”,是平山共产党的早期创始人之一。他的家乡杜家庄南沟,是一个只有几户人家的小山庄。但由于栗再温的出色工作,却出了10多个党员,被国民党称为“共产党的窝子”。当八路军工作组到平山扩军时,他忍着家人政清刚刚被捕牺牲的痛苦,又毅然带头把侄子栗政民、栗政通送到了子弟兵行列里。
 
  王昭,平山党组织的早期创始人之一,他带头报名参军,在他的带动下,他的家乡天井村所有青壮年男子都纷纷报名参军。
 
  梁雨晴,1935年入党的党员,他曾在平山西部山区几十个村庄秘密发展了许多党员。在他的家乡猫石村,他第一个站出来报名参军。在他的带动之下,赵相相、崔庆山、姜哲、史吉吉等党员纷纷报名。这个仅有60户人家的小山村,就有34名青壮年报名参军。猫石村青年推举梁雨晴任1排长,刚刚组建起来的这一排人徒步行军,翻山越岭到霍宾台村,通过现身说法,很快在霍宾台村招了30多个新兵,成立了第2排。接着1、2排又到大吾村,在大吾村招了40多人,成立了第3排。他们走一路宣传一路,走一村宣传一村。
 
  在平山,“养儿防老”、“好铁不打钉,好汉不当兵”的观念沿袭了不知有多少代。封建传统意识十分浓重,然而在工作组的宣传之下,群众明白了什么是国家大事,认识到只有组织起来武装抗日才是唯一的出路。在太行山里,滹沱河畔,普通百姓的观念发生了千古巨变,“保家卫国当兵去!”“好汉要当兵!”成了广大群众发自肺腑的心声。
 
  在党的号召下,大批贫苦农民和青年学生争先入伍。从10月7日到11月6日,仅仅一个月时间,就有1500名平山子弟踊跃报名参加八路军。
 
  11月6日,整装待发的平山子弟告别故土家园,告别父老乡亲,即将踏上征程,全县的集镇,万人空巷,数万名群众聚集在大街上,为自己的子弟兵送行。
 
  平山子弟开赴山西省盂县进行整编。1938年1月正式整编为359旅718团,团内几乎清一色的平山青年,因此,718团也被人们亲切地称为“平山团”。
 
  喋血三晋大地
 
  1938年1月,平山团在山西崞县上阳武整训刚刚结束,日军一个中队由原平镇乘车北上崞县,平山团2营和3营在田家庄设伏,战斗异常激烈。这是刚刚参军的战士和训练有素的日军第一次交锋,但战士们毫不畏惧,利用有利地形狠狠打击敌人。子弹打光了,战士们跃出掩体如出山猛虎扑向敌人,与敌展开了面对面的拼刺。2营战士王大力与一个日军军官白刃格斗,用右手抓住了敌人的指挥刀,三根指头被刀割断,但他仍不松手,忍着剧烈疼痛,继续和敌人格斗,终于将日军指挥官击毙。此次战斗,平山子弟兵拼死抗敌,全歼日军中队150人,缴重机枪4挺,轻机枪3挺,长马枪120支,短枪12支和其它一大批战利品。这是平山团组建出征以来的第一仗,首战告捷,极大地鼓舞了全团的士气。
 
  继田家庄伏击战之后,1938年3月,日军万余兵力向晋西北山区进犯,在短短五六天之内,即侵占神池、宁武、五寨、苛岚、偏关、保德等7座县城,严重威胁着我党中央所在地陕甘宁边区。平山团2营配合120师717团首战苛岚县城,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克五寨、宁武两座县城,到4月1日止,日军侵占晋西北的7座县城,全部光复。这一战役给气焰嚣张的日军以沉重打击,对开辟晋西北抗日根据地、巩固陕甘宁边区,都具有重大意义。
 
  接着,平山团数次与日寇作战。1938年5月,在军区司令部指挥下,着手开辟雁北、察南地区的工作,王震旅长兼任雁北军分区司令员,平山团战斗于浑源、广灵、阳高地区。6月上旬,平山团协同719团,攻克下社敌据点,于大同县歼灭日伪军300余名,并一度袭击了平绥铁路的天镇至大同之间敌人据守的一个火车站。
 
  1938年9月20日,侵华日军华北头目杉山元,纠集5万余兵力,向我晋察冀五台地区围攻。24日,日军以千余兵力向广灵、灵邱间我平山团1连扼守的邵家庄阵地猛烈进攻,日军发射炮弹700余发,敌机投掷炸弹百余枚,1连阵地上火光四起,弹片横飞,呼啸声刺耳欲聋,阵地上的土被炸得翻了几个过,草木已燃尽,但战士们没有后退一步,忍着饥渴,与敌作艰苦的战斗,尽管敌人猖狂进攻,但我1连阵地依然巍然不动。激战两昼夜,终将日军击退。同时,另一路日军800余人,在飞机掩护下,分4路向我主佛寺阵地猛攻,我平山团虽只有两个步兵班,持轻重机枪各两挺,但战士们灵活主动,巧妙地利用树林、古庙作阵地,向日军发起突然袭击,毙伤日军200余人,阻挡了其进攻。28日至30日,我平山团夜袭吉略沟之敌,迫敌惊恐跳崖溃逃。此役经过7昼夜激战,日军虽侵占了灵邱县城,却被我平山团击毙800余人。10月26日,平山团在719团和717团配合下,连打两仗,歼灭日军北线指挥官、独立第2混成旅少将旅团长及其部下500余人,缴获大炮1门、轻重机枪7挺、步枪110支,击毁敌汽车10辆。
 
  尤为精彩的是上下细腰涧歼灭战,1939年5月上旬,717团在五台遭到日军1000余人围攻。平山团奉命全部出动,向神堂堡地区驰援。平山团由南向北猛追敌人,迫使敌人取路上下细腰涧北撤,我717团见势返回头来截击。这样,平山团与717团在土楼子一带对敌形成南北夹击之势。平山团广大指战员与兄弟部队通方合作,将布下的“口袋”紧紧封死,不使敌人一兵一卒漏网。敌人发现进入“口袋”以后,组织力量想撕开突破口逃跑。但是平山团战士用密集的火力压制敌人,气急败坏的敌人用迫击炮向我军阵地猛轰,阵地上子弹呼啸声、炮弹爆炸声响成一片。一些敌人接近了我阵地前沿,战士们喊杀着冲出战壕与敌展开了白刃战。战士王家川与敌拼刺刀拼红了眼,他一连刺死8个鬼子,最后与鬼子同归于尽……此役,激战5昼夜,将敌千余人全部歼灭,俘敌10余名,收容敌伤兵50余名,缴九二式步兵炮2门、追击炮3门、重机枪6挺、步马枪451支、战马百匹。这就是著名的上下细腰涧歼灭战。这一战斗,全歼被围之敌,创造了359旅对日作战以来歼灭战的光辉范例。
 
  “太行山上铁的子弟兵”
 
  平山团的辉煌胜利,鼓舞了全军将士。平山团在战场上的一个个捷报传到了晋察冀军区司令部,聂荣臻司令员亲自挥毫书写嘉勉令。5月20日通令嘉奖平山团,命名平山团为“太行山上铁的子弟兵”光荣称号。
 
  晋察冀中央局机关报《抗敌报》在1939年5月28日发表聂司令员嘉勉令的同时,特意配发了《学习平山团的模范,充实边区子弟兵》的长篇社论。
 
  战争,是残酷无情的,平山团在频繁战斗英勇杀敌立功的同时也带来了惨重的伤亡,不少战士血染疆场,为抗日救国而捐躯。面对家乡子弟兵的不断牺牲,平山人民时常沉浸在极大的悲痛之中。常常是张家刚接到儿子牺牲的消息,还没来得及通知邻居、亲属,邻居王家、亲属郑家儿子阵亡的噩耗也相继传来,家家戴孝、村村致哀,青山肃立,江河呜咽,平山大地常笼罩在极大的悲痛之中。在平山,三分之二以上的村子都有平山团将士的烈属,有些村子烈士家属几乎占到了本村户数的二分之一。然而,死亡吓不倒平山人,痛苦压不垮平山人。面对死亡,他们没有丝毫的怨言和退却,而是更加痛恨日本侵略者,在党组织的领导下,平山人民吼出了这样的血誓——“平山团决不减员,平山团的旗帜决不能倒!”平山人民已把平山团的荣誉看成整个平山县的荣誉。在这个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山区县,又一次次掀起了扩军新高潮。
 
  1939年5月,就有630名青年参军,组成平山营,到山西灵邱下关补充了平山团。随后又有805名新兵入伍。驻在平山、保卫晋察冀边区南大门的××团也于同年9月从平山招新兵550名。从5月下旬到9月的4个月时间里,平山县还有2338名优秀子弟参加到八路军的其他部队里。每月都有平山子弟参军抗战。
 
  被誉为“子弟兵母亲”的戎冠秀,当时是一位极为普通的农村妇女。1943年秋,戎妈妈出席边区群英会回来,听说区政府召开群众大会号召青年参军,不顾路途疲劳翻山越岭步行几十里山路到蛟潭庄参加大会。会上,区长刚刚讲完青年参军的意义,戎妈妈第一个从人群里站起来:“区长,我给俺儿子报名!”她大步走上讲台,激动地说:“乡亲们!日本鬼子今天来杀人,明天来放火,害得咱们没法过。毛主席号召咱们送子参军,壮大咱八路军队伍,彻底打垮小日本鬼子”,她举了举拳头,“俺有三个儿子,都报名,上级验上哪个哪个去,都验上都去。要不嫌俺李有(她的丈夫)老,叫他给咱八路军喂马去!”话音未落,掌声四起……
 
  南庄村刘汉文,先后几次报名参军,都因身体不太好未被批准。后来,刘汉文苦苦相求:“首长,就让俺去吧,不让俺当兵抗日,俺简直就没法活,俺天天盼,盼着上战场打鬼子呀!”他终于感动了带兵的同志,当他被批准当兵的消息传到家中时,全家人高兴得合不拢嘴,邻里乡亲奔走相告,纷纷去他家祝贺。出发那天,他的父母、妻子、弟弟送他参军,他骑着大红马、戴着大红花,乡亲们敲锣打鼓举着红旗欢送。这一场面被新闻记者摄入了镜头,至今,这幅照片还悬挂在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展出大厅。聂荣臻元帅在出版回忆录时,也把它作为珍品收了进去。
 
  “王家川”参军的事迹则更是不可不说、不能不记的一笔。
 
  平山团战士王家川牺牲的噩耗传到家中,他的刚满20岁的弟弟王三子十分悲痛,他要顶替哥哥的名字上战场杀敌。父亲也认为儿子牺牲是光荣的事情,忍着丧子的悲痛,积极支持三子的行动。三子临走的时候,村里青抗先开会欢送他,他很高兴地说:“俺王三子今天去参加平山团了,平山团原是咱平山组织起来的,大家伙都应该来参加,参加平山团,才能保住家乡哩,咱平山人要多多为国出力,我希望我到平山团后,大家伙儿一个个的都来……”
 
  王三子拿着农会和青救会开的介绍信找到了平山团政治处,政治处的同志和他谈话,问他的名字,他说:“俺叫王家川。”政治处的同志十分惊诧:“王家川已经牺牲了,你怎么叫王家川?”他说:“俺是来补俺哥哥王家川的名字的,俺哥哥在土楼子牺牲了,俺没有名字,俺就叫王家川吧。”政治处的同志听了很感动,但是王家川的名字已经报了抚恤表,所以劝他另叫一个名字。他坚定地回答:“不沾,不沾,俺一定得叫王家川,过几天俺还要写封信回去,到有一天我和日本鬼子拼了的时候,我叫弟弟来顶替我的名字,还要叫王家川!”政治处的同志们听了这番话,深受感动,只好让他叫王家川了。
 
  在整个抗日战争期间,据不完全统计,当时这个只有23万人口的山区县,就有12065名青壮年入伍参军,每年分配给平山的征兵名额,都超额甚而加倍地完成了。
 
  保卫陕甘宁
 
  陕甘宁边区是抗日战争时期中共中央所在地,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抗日的中心,也是许多进步人士向往的地方。国民党反动派对它虎视眈眈,日本侵略者对它屡次加以侵犯。1939年10月,359旅奉党中央命令西渡黄河,开赴绥德警备区,警卫黄河沿岸河防,平山团驻防米脂县。此时,平山团已用缴获的大批日军武器武装起来,战斗力大大增强。1939年11月,日军万余兵力企图渡河进犯陕北,以30门重炮猛轰我平山团阵地,当敌放舶渡船时,我军以猛烈火力杀伤大量敌人,将其击退。1940年6月17日,日军又集中16万余兵力,欲再次渡河西犯,我平山团第1、第2两个营东渡黄河侧击敌人,予敌人以重大杀伤,日军再次被迫撤退。关于这两次的战役的详情,笔者未能搜集到,根据上述几个数字我们也可想像到当时战斗的激烈程度。《三五九旅抗战史》载:全旅在驻河防的3年半中,与日军大小战斗48次,最大的一次战斗当属1939年11月平山团的战斗。
 
  我359旅驻河防抗日前线时,国民党发动了第三次反共高潮,从背后向我党我军开刀。1939年12月,国民党第一次反共高潮时,绥德地区国民党军13个保安中队猖狂制造反共摩擦事件,唆使其中5个中队哗变为“匪”袭击我军。我被迫还击,一举将其大部聚歼。平山团也参加了这一反顽斗争。1940年10月,国民党反动派发动第二次反共高潮。1941年4月,蒋介石、胡宗南集结7个军的兵力,妄图进攻陕甘宁边区。平山团奉命开赴边区南线。国民党得知我军有备,又由于全国人民对我声援,被迫放弃这次进攻,1943年5月,国民党挑起军事冲突,在鄜县战斗中,平山团仅以一个班的兵力击退了国民党一个营的猖狂进攻,击毙顽敌20余人。
 
  国民党在加强军事进攻的同时,与日军勾结对陕甘宁边区实行经济封锁,解放区进入了极其艰苦的困难时期。为了冲破敌人的经济封锁,王震率359旅开赴南泥湾开展大生产运动。南泥湾杂草丛生,野兽出没,荒无人烟。在开垦南泥湾过程中,平山团的战士,既是种田内行,又是织布能手,他们向大自然开战,全团上下展开了劳动竞赛,你追我赶,争创佳绩。劳动的工地上热火朝天,劳动的号子声此起彼伏,家乡的亲人也不断来信激励他们,有的乡亲还冲破重重封锁捎来了播种用的籽种……全团涌现出了许许多多劳动模范和先进单位。平山团团长陈宗尧自任团部一个生产组的组长,领导全组完成每人每日平均垦荒一亩以上的指标,成为全旅学习的榜样。“开垦南泥湾,三五九旅是模范”,而359旅的人都知道,“平山团是模范中的模范”。
 
  南下铁流北返西征
 
  1944年5月间,日军作垂死挣扎,几个月内相继侵占了郑州、许昌、长沙、衡阳、桂林、柳州、南宁,打通了大陆交通线。继之,日军又进逼四川边境,威胁国民党的政府临时所在地重庆。为了挽救民族危亡,中国共产党决定由359旅组成南征兵团南下作战,同时护送一批干部南下。359旅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18集团军独立第1游击支队,简称“南下支队”,由王震任队长。其下辖5个大队,其中平山团为第2大队。
 
  11月9日,平山团告别陕甘宁边区人民,开始向南挺进,经绥德螅蜊峪东渡黄河,进至晋绥三分区之临南地区,集结于刘家砭一线。12月3日,越过离岚公路,进入吕梁军区,后进入太岳军区。通过汾河、同蒲路之行动,一夜步行180里,胜利地越过了进军途中的第一道封锁线。20日进至沁水城一带集结休整。27日,迅速从垣曲县以东之马湾、石曲之间选择渡口,于冰桥上徒步通过了黄河天险,到达河南省境。12月29日,由渑池县千秋镇地区通过陇海铁路时,遭到乔明礼民军堵击,我平山团奋勇拼杀,将其击退,并俘顽军50余人,缴获轻机枪4挺、步抢47支、掷弹筒1个。此为我南下支队南进途中之首次战斗。过了陇海铁路,进入伏牛山区,后过平汉路。1945年1月27日进入鄂西大悟山地区,与李先念率领的新四军第5师胜利会师。同时,把干部团交给李先念同志。这次大会师,是八路军和新四军的大会合,互相鼓舞,坚定了斗争信心。
 
  1945年2月24月,李先念同志指派四分区司令员张体学同志率第40团一起南征,以建立鄂南敌后抗日根据地。日、伪、顽发现我军要渡江南下,便互相勾结,调集兵力,南北夹击,妄图聚歼我军于大江两岸。但我主力部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渡长江天险,踏上了江南大地。2月26月,平山团在大田畈地区与日军发生了激战,此次战斗,平山团痛歼日军400余人,缴获小炮7门、轻重机枪25挺、步枪300余支。但我平山团也伤亡72人。3月26日,我军解放平江城。南征支队取得了重大胜利。
 
  我军进驻平江后,为适应湘赣边斗争情况和便于开展敌后工作,在党中央的指示下,将原南下支队的番号撤销,更名为“湖南人民抗日救国军”,各大队一律改成支队。平山团改称2支队。
 
  蒋介石采取“宁亡于日,勿亡于共”的政策,6月6日,调动4个军6万多兵力将我1、2支队团团包周于平江小湄地区。黑云滚滚,一场恶战开始了。敌以优势兵力,组成密集阵形向我阵地发起猛攻。我2支队(平山团)战士毫不畏惧,以一当十。陈宗尧带领平山子弟兵向敌人展开了英勇的血战,杀退了敌人一次次的猖狂进攻。敌人不甘心失败,仰仗人多势众组织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疯狂的反扑……平山团的战士们一个个倒下去了,但是更多的战士冲上来,把复仇的子弹扫向敌群。有的战士把手榴弹捆成一束抱在怀中冲向敌群,有的与敌人死死地抱在一起跳下了山崖。激烈的战斗持续了几昼夜,平山子弟兵也几天几夜没有合眼。这场血战,平山团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最后终于突出重围。但在突围中,平山团老团长陈宗尧不幸牺牲。陈宗尧是平山团的第一任团长,在平山团中享有崇高的威望。在安葬老团长和战友的遗体时,铁打的男子汉们落下了一行行热泪。他们不约而同地举起枪,面对北方家乡方向,一起鸣枪,轰鸣的枪声表达了全体将士对敌复仇的决心……
 
  粉碎了国民党反动派围剿后,平山团于7月9日由鄂南大幕山地区冒酷暑继续南征,向湘赣粤边区进军,8月10日,挺进粤北,期与孤陷敌后的东江纵队会师。蒋介石令10万大军尾追堵截。8月17日,当行至桂东县四都时又陷入敌兵包围之中,为冲破包围,平山团选择崎岖的山路,冒雨翻越湘赣边区的八面山。八面山重峦叠嶂,道路崎岖,数百里无人烟。战士们冒雨露宿,以野果充饥。长期的营养缺乏和过度的饥饿疲劳,使不少战士患了疾病,一些流行性传染病也开始在部队蔓延。由于缺乏药品,许多刚强的战士没能倒在敌人的枪口之下却被病魔无情地夺去了年轻的生命。然而平山团没有停止前进的步伐,在死亡线上挣扎着继续前进。8月20日,到达帽子峰,突破国民党合围圈。8月24日,进入赣南大余地区。为了配合全国人民争取和平、民主的实现,避免与国民党军队发生冲突,我军主动放弃与东江纵队会师的作战计划,于8月30日北撤,9月15日返抵湘北平江地区,26日始于鄂城地区北渡长江,10月5日进入礼山县境,与李先念同志率领的新四军第5师二次胜利会师,并入了中原军区第2纵队战斗序列。10月中旬,撤销了“湖南人民抗日救国军”番号,进行了还名359旅的整编工作。紧接着参加了反击国民党6个军30余万兵力对鄂豫皖根据地的进攻后,平山团经63天艰苦战斗,终于在1946年8月29日胜利回到陕甘宁边区。
 
  平山团所在的359旅在延安稍事休整后,即东渡黄河,归还120师建制,与吕梁军区独4旅组成晋绥军区野战军第2纵队,参加了晋西、晋南和汾孝战役,解放了晋南的广大地区。
 
  1947年3月,国民党胡宗南部队对延安发动了重点进攻,平山团作为西北野战军的主力团,西渡黄河,在陕北采用“蘑菇”战术与敌周旋,出色地完成了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的光荣任务,立下了赫赫战功。
 
  1948年,平山团改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军第5师第14团,在兵团司令王震指挥下,参加了解放大西北瓦子街、西府、长宁、荔北、梯山、扶眉等战斗,最后进军新疆。
 
 
 
 
 
 
(责任编辑:田娅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