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石家庄政协门户网站!

今天是2019年3月4日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文史天地

石家庄城市印记·城市荣光(一)

(历史的荣耀:为新中国奠基——华北人民政府在石家庄成立 王利敏)

石家庄政协   时间:2019-09-10   浏览量:

华北人民临时代表大会的筹备


  石门解放,使得晋察冀和晋冀鲁豫两大解放区连成一片,为建立华北统一的政权创造了有利的条件,在中共中央直接领导下,两大解放区合并,然后采取循序渐进,逐步过渡,民主协商,合理合法步骤于1948年八九月间建立了华北人民政府,此为中共领导民主建政的又一次生动的伟大实践。


两大解放区合并


  1948年2月16日,中央工委书记刘少奇致电彭真、聂荣臻、薄一波及中央,提出了将晋察冀和晋冀鲁豫合并的提议:“晋察冀与晋冀鲁豫两区完全合并,邯郸局与五台局合并,成立新的华北局,管辖太行、太岳、冀鲁豫、冀南、冀中、北岳六个区党委。”“此外两个军区司令部、政治部、财经办事处、银行、贸易机关、后勤机关、党校、大学、报纸等,亦均合并办理。两个边区政府暂不合并办公,待召集两区统一的人民代表大会时再宣布合并。在石家庄附近设立指挥中心。”


  在这份提议中,明确了准备在石家庄召开华北人民代表大会,成立华北人民政府路径选择。3月9日,中央工委致电中共中央,提议两个解放区合并后,将主要领导机关都迁至石市附近,两个司令部和政治部合并,暂时由朱德同志主持。两个边区政府合署办公,但仍保持独立领导,由董必武同志主持。财经、教育及统一政府选举筹备工作,也都通盘考虑,同时还报告了关于货币工作具体设想。1948年5月9日,中央华北局宣布成立。1948年5月20—24日,两个行政区开始联合办公。


临时人民代表大会的召开


  1948年6月26日,晋察冀和晋冀鲁豫两区参议会在石召开联席会议,会议由晋冀鲁豫参议会会长薄一波、晋察冀参议会会长成仿吾联合召集,薄一波、成仿吾、邢肇棠、于力、晁哲甫等14名参议员出席会议,晋冀鲁豫边区政府主席杨秀峰、晋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主任委员宋劭文应邀列席,讨论召开华北人民代表大会问题。会议期间,有些参议员认为华北仍处于战时状态,此次大会召开也略显急促,建议大会增加“临时”二字以便留有余地,获得一致通过。成仿吾在会议讲话中指出:“晋察冀与晋冀鲁豫两大解放区已经完全联成一体,过去由日伪及蒋介石所造成的分割局面已不复存在。为适应人民政治经济上的要求,进一步加强华北解放区的各种建设,中共中央合并南北两大解放区为华北解放区的建议,切合时宜。两边区政府自亦应统一合并而为华北统一的政府。因而中共华北中央局又建议我两大解放区参议会驻会机关,商讨召开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成立华北联合政府的适当步骤。”


  经过热烈讨论,联席会议通过了《迅速召开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以便产生华北的统一的民主联合政府》的决议。6月30日,中共华北局发出了《关于召开华北政府临时人民代表大会的通知》, 要求各行署及县、市政府于7月20日左右完成选举,并要求代表于1948年7月30日到达指定地点,8月1日召开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其任务为选举华北政府,通过施政方针、华北政府组织法和县区村人民代表会及政府组织法。通知同时还规定了代表产生方式:“县市区域代表凡有人民代表会之市县,均由人民代表会选举之,无人民代表会之县市,由县市政府、共产党县市委,各人民团体各派代表召开代表会议推举之;分配各区、各市之妇女、职工会、地方军、回民、文化界职业代表,均由各区团体部队,分别召开适当的会议推举之;社会贤达及指定选出的代表,均由区党委分配到人口较多的县推举之。”


  从7月1日开始,华北局和两个行政区及参议会制定了严格的流程、办法和各种规范性文件,包括《关于召开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暨代表选举办法的决定》《华北人民临时代表大会议事规程》《华北人民政府委员会选举办法》等。7月11日,两个边区政府联合发出了《关于召开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暨代表选举办法的决定》,重申了代表大会三大任务和代表名额,规定:代表名额共587名,分区域代表、职业或团体代表及聘请代表三种,其中,区域代表279名,包括社会贤达、开明绅士、工商业资本家、新式富农、自由职业者、高级革命职员等93名,其中石家庄市有3个名额;职业或团体代表172名,包括:妇女代表50名、职工代表和军队代表各35名、文化界代表15名(其中石家庄市有1名)、商会代表30名(其中石家庄市6名、正定市1名 )、回民代表定7名;聘请代表31名。该选举办法还规定了代表资格:“凡反对蒋介石独裁统治、拥护民主、赞成民族独立和土地改革,年满十八岁的华北人民,除患神经病及褫夺公权者外,不分阶级,职业、性别、信仰、资历等,均得当选为代表。”


  选举办法下发后,各县市迅速开展代表选举工作,人民群众踊跃参加选举,共选出区域代表394人,职业和团体代表173人,另外有政府邀请代表31人,共598人。随后,成立了大会筹备委员会,主任宋邵文,副主任平杰三,筹委会指定薄一波、杨秀峰、宋邵文、戎子和、张友渔5名同志负责草拟准备提交大会的重要文件。大会原定8月1日开幕,但由于7月21日以后华北地区连降4天大雨,代表们不能如期到达,故将大会延期。当时为了保密和与会代表安全,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对外称“石家庄生产工作会议”。


  8月5日至6日,召开预备会,经代表提出候选人,提交大会举手表决,选举产生了由董必武、聂荣臻、薄一波、彭真、滕代远、杨秀峰、宋劭文、成仿吾等33人组成的大会主席团,以及杨秀峰、万丹如、孟甫等11人组成的资格审查委员会。8月7日至19日,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在市人民礼堂(今石家庄市民间工艺博物馆)隆重召开,各地经民主选举产生的541名代表参加会议。


  8月7日,董必武同志致开幕词,首先说明了大会召开的有利条件,一方面是,华北解放区已基本上完成了土地改革,封建剥削扫除了,生产关系改变了,农村面貌焕然一新,农民得到了比以前生活优裕的基础;


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会场


  另一方面是,解放战争胜利,随着石家庄解放,华北地区完全连成一片,并且建立了稳固政权,可以大力从事生产建设。董必武同志强调指出:“而我们这个代表会,虽然是临时的、一个地区的,但是没有种族、信仰、性别的歧视,我们大会不但有回民代表参加,而且还有回民代表被选入主席团。妇女代表很多,主席团中也有女主席。主席团中还有工人代表、农民代表、工商业者代表、学生代表、军队代表、党派代表、无党无派社会贤达、开明绅士的代表等。人民的选举权利受到充分的尊重。我们的民主制度比起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主制度是优越得多。至于国民党反动统治集团在今年三月二十九日召开的伪‘国大’,臭名远扬,丑态百出,不值得把它拿来和我们的人民代表大会相比拟。”


  董必武同志致开幕词后,中共中央中原局第一书记、中原军区及中原野战军政治委员邓小平同志作为来宾代表致辞,部队代表、华北军区副司令员滕代远、回民代表何其宽、工运代表凌必应、法学专家陈瑾昆、民盟代表李何林等先后致辞。8日,因晋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工作报告没有准备好,临时宣布休会一天。8月9日起,先后听取了杨秀峰、宋劭文两代表关于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及晋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两年来的政府工作报告、聂荣臻代表关于华北军区两年来的军事报告、薄一波代表中共华北中央局关于华北解放区施政方针的建议报告。


  华北军区司令员聂荣臻在《华北军区两年来的军事报告》中回顾了晋察冀和晋冀鲁豫野战军的光荣斗争历史和两年来所取得重大成果,共歼敌71万多人,缴获枪支26万余支,各种炮4000余门及其他大量军火武器和装备。薄一波同志报告的华北施政方针分为:军事、经济、政治、文化教育、新区政策五个方面,提出要恢复和发展华北工农业生产,团结华北各民主阶层人民群众,进一步建设民主政治。关于军事方针:指出要努力提高野战军战斗能力尤其是攻坚能力,健全人民武装组织;关于经济方针:包括发展农业和发展工商业两部分,农业方面应采取措施,稳定农村和发展农业生产;工商业方面报告提出了“发展生产、繁荣经济、公私兼顾、劳资两利”总方针,提出要改善公营企业经营管理方法,加强其生产能力;关于政治方针:报告提出,应当尽可能地建立人民民主制度,建立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并由选举产生各级人民政府,和成立人民监察机关。应当认真保障人民的一切民主权利,除司法机关和公安机关依法执行职务外,任何机关、部队、团体、个人都不得对任何人加以逮捕、监禁、审问或处罚;关于文化教育方针:提出应当建立各种正规教育制度,在学校中加强文化学习,减少政治活动,应当训练和培养中小学校教师,改善他们生活待遇和政治待遇,应当办好各种专业干部学校和华北大学,培养技术人才和高级知识分子, 巩固与扩大文化上的统一战线,团结和教育一切民主知识分子,共同为建设华北解放区事业服务。


  随后,大会听取了杨秀峰、谢觉哉、戎伍胜(子和)三代表关于《华北人民政府组织大纲草案》《村县市人民代表选举条例草案》《村县市人民政权组织条例草案》《华北解放区农业税暂行税则草案》诸重要法案的起草经过及其精神的说明。在此期间,代表共提出1180件提案。自13日起,大会即转入各种重要法案与提案的审查及讨论阶段,选出了施政方针、人民政府组织大纲、政府工作报告、村县市人民代表选举法及政权组织法、军事报告、农业税则6个审查委员会;另选出提案审查委员会,下分军事政治、农业、工商、民政、财政、文教、交通等8个组。各代表均分头参加各会或组,展开详尽而热烈讨论。16日起,大会听取和讨论了各审查会、组的审查报告,并对各项法案与提案进行表决。然后开始进行选举华北人民政府委员事宜。大会决定政府委员名额为39人,为适应华北形势之发展,为即将解放地区保留12名空额。18日,经无记名投票选举董必武、聂荣臻、薄一波、徐向前、滕代远、黄敬、谢觉哉、范文澜、成仿吾、杨秀峰、宋劭文、南汉宸、张苏、陈瑾昆、蓝公武、于力、邢肇棠、晃哲甫等27人为政府委员。19日,大会闭幕,董必武、蓝公武先后致闭幕词,蓝公武指出:“我们这个大会,所有代表充满了为人民服务的精神,所以对每一法案的通过都非常慎重,并考虑到将来实行的结果,不是全部否决,也不是全部通过,提出许多宝贵的意见交政府斟酌修改实行。这给世界立法史上开创了先例”。


  大会通过了《华北人民政府组织大纲》《村、县(市)人民政权组织条例草例》等重要文件。会议召开期间,还向毛泽东、朱德、彭德怀发出了致敬电。各中央局、军区纷纷向大会发来贺电,称这次会议是“民主中坚”,“民主之光”,“新中国基石”,“为着人民的利益,说出想说的话,拿出可能拿出的力量,把大会开好,把事情办好”,“集中意志,集中力量建立华北联合政府”,“紧密团结各阶层人民共同击败人民的敌人,建设新民主主义新中国”。


华北人民政府成立


  1948年9月20日至24日,在平山县王子村召开了华北人民政府第一次委员会会议,


  会议选举董必武为华北人民政府主席,薄一波、蓝公武、杨秀峰为副主席,并通过任命各部长、各会主任、各院长、华北银行总经理及秘书长、劳动局长等职。


  1948年9月22日,华北人民政府根据《华北人民政府组织大纲》第七条之规定,设立秘书厅、民政部、教育部、财政部、工商部、农业部、司法部、劳动局、财经委员会、水利委员会、法院、监察院和银行等政府工作机构。9月26日,华北人民政府正、副主席就职视事,正式宣告成立,当天发布了《关于主席副主席就职、启用印信及前两区政府撤销的通令》,宣布“自即日起,原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及晋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宣告撤销。”


  位于平山县王子村的华北人民政府旧址


  新成立的华北人民政府辖北岳、冀中、冀鲁豫、冀南、太岳、太行和晋中七个行署及石家庄、阳泉两市。1949年8月后,华北人民政府辖河北、山西、平原、察哈尔、绥远等五省,北平、天津两直辖市,各省下属共26个专员公署,334个县,5个旗,9个省辖市,人口共6394万人。1948年11月2日,华北人民政府领导机构迁往山西平定县,一周后,返回平山,驻扎在东冶村,1949年2月20日迁往北平(今北京市)前门内西皮市原北平银行公会旧址。1949年10月25日,政务院召开第二次会议,决定: “呈请中央人民政府主席发表命令,宣布原华北人民政府工作结束,原华北人民政府所辖五省二市归中央直属,中央人民政府各部、会、院、行以原华北人民政府所属各部、会、院、行为基础建立工作机构;并决议中央人民政府各部、会、院、署,一律于11月1日正式开始办公。”10月28日,华北人民政府发布公告,宣布10月31日起,停止办公。


华北人民政府成就、地位和作用


  中共与党外人士合作的生动实践。1948年4月30日,中共发布“五


  一口号”,号召:“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


  西柏坡——新中国从这里走来


  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


  “五一口号”的发布,显示了中共与党外人士民主协商、共筹建国大计的诚意,得到了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等热烈欢迎和响应。而华北人民政府成立是民主联合政府的预演,对非党人士态度如何,决定着中共的诚意,因此,在华北人民政府成立各个阶段,中共中央、华北局都十分重视发挥党外人士作用,采取了许多具体而有效的措施,充分展现了中共同党外人士合作最大诚意。毛泽东同志非常关心华北人民政府筹备工作,本来1948年5月9日,中央下发通知,要成立华北联合行政委员会,但毛泽东同志不同意仓促成立华北联合行政委员会,认为:“不经过参议会,就把两个名声在外的政府机关悄然撤销,另立华北联合行政委员会,不合法理,很不妥当。”刘少奇亲自指导华北人民政府各项具体筹备工作,包括各项法规制度研究制定、临时人民代表大会组织程序准备、政府党内党外人士安排等,刘少奇同志专门指示:“会期可延长十天以上,以便党外人士讲话。”在参议会召开过程中,董必武同志指出:“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应该在极其广泛的反蒋民族统一战线的基础上召开,应该代表并团结全华北的工人、农民、独立劳动者、知识分子、自由资产阶级、开明绅士、少数民族及一切反美帝反蒋民主力量,以产生华北的民主联合政府。”


  1948年6月30日,中共华北局发出了《关于召开华北政府临时人民代表大会的通知》,提出党外人士要占到三分之一以上,共有代表572名,其中非党代表194名,包括:20名妇女代表、15名职工代表、3名回民代表、5名文化界代表、31名社会贤达。在代表选举过程中,各地采取了许多措施,来保证非党人士当选,据《人民日报》报道:“有许多共产党员,以自己的谦让去帮助非党人士当选为代表。辛集市工商联合会主席共产党员史元培,系该市工商业代表候选人,但他却帮工商联合会委员陈进雨先生竞选,终使其获胜。观城县小学教员共产党员李子英当选为代表后,为了团结非党人士,又自动辞退,改选了校长弓庆宾先生。赵县社会贤达代表曹拔萃先生,从前系一经营地主,他在竞选时说:‘我跟着毛主席共产党走了八年,我已经和地主阶级分裂,并决心和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蒋介石斗争到底,如果选上我,我一定贡献出我所有的力量!’石家庄七十几行三千九百三十四家坐商,在连日大雨中踊跃参加选举,选出刘鸿达、冯云章、贾星五、张守信、赵铭、赵化轩等六人。冀南威县、临清等七县,均由回民村选出代表,与各县清真寺教长、乡老(管事人)等一齐进行选举。结果威县清真寺教长何其宽等当选。”


  在选举过程中,《人民日报》先后以专版介绍了非党人士无党派老教授蓝公武、回民教长何其宽、民盟盟员尚钺等人生平、职业、身份、特长、观点、优秀品质等。 1948年8月4日,在召开大会预备会前,两边区政府邀集民主人士召开座谈会,听取对大会主席团产生办法及成立代表资格、提案等审查委员会意见,提出:“对于党外人士,一般做到使他们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对于同党外人士合作有很好的影响,对全国将有很大的政治影响。”


  1948年8月7日,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在石家庄市隆重开幕。出席大会的代表541人,其中党外人士165人。大会主席团成员33人中,民主人士有14人。在会议筹备和召开过程中,都充分照顾了党外人士作用。薄一波在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报告华北施政方针时指出:“华北人民政权应当包括广泛的民主阶层,从工人、农民、独立劳动者、知识分子、自由职业者,直到自由资产阶级和开明绅士,都应当有他们的代表参加;在一切政权机构中,共产党员应当与党外人士实行在一定纲领下的民主合作。”“华北人民政权应当包括广泛的民主阶层,从工人、农民、独立劳动者、知识分子、自由职业者,直到自由资产阶级和开明绅士,都应当有他们的代表参加;在一切政权机构中,共产党员应当与党外人士实行在一定纲领下的民主合作。”1948年10月10日,中共中央华北局在一份总结中说:“原定预备会的会期是一天,但是为了照顾党外人士,使它们能够畅所欲言,又推迟了一天。在临时人民代表大会上,党外人士如蓝公武、陈瑾昆、于力、丁易等都先后发言,有的发言到3次以上。”


  正因为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整个会议召开过程得到了党外人士普遍赞誉,党外人士说这个大会有四好:“组织好、领导好、会场秩序好、对人们的照顾好。”他们认为大会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真正实现了民主”,“从始至终没有不民主的,没有包办代替,这真是空前未有的第一次”。“中国民主史上光荣的创举”,“树立未来全中国民主政权之初基”,“不独为中国民主史程伟大之标志,预示世界新中国之即将诞生”,“奠定未来民主联合政权铺平石基”, “为民主统一、自由、独立之新中国建立基石”。


  由于充分发扬民主,尊重党外人士地位和作用,在华北人民政府委员选举过程中还出现了党外人士得票高于党内著名领导人现象:“丁易得493票,于力得488票,何其宽得476票,而滕代远同志仅得469票,谢觉哉同志仅得459票”。


  在9月20日在平山县王子村举行的第一次全体委员会议上,著名爱国人士蓝公武被选举为副主席兼民政部长。还有其他的党外人士也担任了华北人民政府的重要职务,其中陈瑾昆任人民法院院长、于力任人民监察院副院长、黎亮任交通部副部长。在执政一年多时间里,他们有职有权,积极参政,发挥了很好作用,充分证明了建立中国共产党领导多党合作政权方针政策是完全必要和切实可行的。华北人民政府为此做了极好尝试并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为中央人民政府建立提供了有益借鉴。


  在基层政权选举建立过程中,十分重视党外人士作用发挥。1949年9月20日,《中共中央华北局发布建立村、区、县三级人民代表大会或各界人民代表会议的决定》中规定:“代表中的党员人数比例又不宜太多,以至形成党员大会、党代表会,只要共产党员加进步分子占优势,能保证党的政策和决议通过即可,吸收一些中间偏右的但非反动分子参加会议也是必要的。”如冀中安国县一区26村及伍仁桥镇,代表名额均由各村公民根据平村情况决定,一般村庄按30人左右选出一个代表,这些被选出的代表中,共产党员21人,无党派者7人。南搂底村全村公民909人,参加选民698名,选出代表28人。共产党员20人,无党派者8人。


  在华北人民政府存续一年多时间里,党外人士积极参政、献计献策,发挥了重要作用。


依法行政的生动实践


  健全各项法律,是实现民主建政、依法行政目标的重要手段。华北人民政府在建立、确定架构和运行过程中,十分重视恢复和健全司法机构,建立制度,制定法律原则,传播新法学思想。从华北人民法院到各县共有300个司法机关,报告及复核制度得到普遍执行。与此同时,又废除了大批国民党政府的法律,制定各种涉及到各个方面的法律法规,有些甚至是非常严密、科学和规范,有些法律甚至到今天来看都是比较超前,包括:《华北区奖励科学发明及技术改进暂行条例》 《华北区小学教育暂行实施办法》 《华北区外汇管理暂行办法施行细则》 《华北区区外通邮暂行办法》 《华北区出入边境管理办法》 《华北区商标注册办法》 《华北区革命工作人员伤亡褒恤条例》 《华北区革命军人牺牲褒恤条例》 《华北区屠宰税暂行条例》 《华北人民政府办事通则》等法律法规,在华北政府存续13个月里,先后制定和颁行了200多项法令、训令、条例、规章、通则、细则等,内容涵盖了民主建政、支前、经济建设、民政、公安、司法、金融、财税、工商贸易、交通、农业水利、教育、文化卫生等诸多方面。华北人民政府注重通过法律手段来调整各项关系,促进各项事业发展,如颁布并实行《新农业税则》 《工商业所得税条例》等法律,新农业税则中规定:废除农业累进税,实行按常年应产量比例征收税制,多增产量者不增税;同时不征副业税,以鼓励发展副业生产。在工商业所得税条例中规定:工商业税累进征收最高税率以不超过纯利百分之25%为宜,体现了中共一贯的保护工商业的政策。


  这些法令法规颁行,既促进了政府依法施政,也为新中国法制建设积累了诸多经验。与此同时各个地方政府也相继颁布了一批地方性法律法规,如北平市颁布了《北平市管理摊贩暂行办法》《北平市汽车管理暂行规则》《北平市汽车行管理暂行规则》等。


  华北人民政府还重视民间纠纷调解,1949年2月25日作出了《关于调解民间纠纷的决定》,决定对于民事案件及轻微刑事案件倡导通过调解来解决,指出调解是人民民主生活之一部分,可以节约大量执法和诉讼成本,并且有利于团结,要求调节首先要依靠公正的、双方当事者亲友、邻居及村干部,其次是基层政府调解,村政府应设调解委员会,区公所依设调解助理员,或设调解委员会,已起诉到县司法机关的案子,如认为必要,也可以调解,可以采取法庭调解、庭外调解、审判员调解3种方式;调解范围包括民事案件及除损害国家社会公共治安及损害个人权益较重者案件、一般轻微刑事案件。


  华北人民政府成立后,注重干部作风建设,坚持廉洁从政,勤政为民。提出要在党和政府内部不断开展反对无纪律无政府状态斗争,继续保持艰苦奋斗传统,注重整顿政风、严肃政纪,特别是强调反对官僚主义,建立和健全了请示报告制度,经常调整组织,健全办公制度和科学分工。为此,设立了华北人民监察院,作为行政监察机关,还设立了人民监察委员会,以院长及华北人民政府委员会任命之人民监察委员5人至9人组织,其职能为:检查、检举并决议处分各级行政人员,司法人员,公营企业人员之违法失职,贪污浪费及其他违反政策,损害人民利益之行为,并接受人民对上述人员之控诉。


  对于工作人员违法问题,均进行了严厉查处,如北平市人民法院看守所副所长李云中,于1949年5月25日,将窃盗嫌疑犯陈健民用绳吊起,并打数掌,管教科副科长赵增书亦参与其事,接着又连发生干事侯德贵、班长杨昌芝、看守员聂福生等殴打嫌疑人现象,经调查属实后,他们都受到了严厉处分。另有广平县大兴土木,未经请示,擅自建筑大戏院(或大会场),整个建筑相当讲究,包括平房、楼房共14间,约可容2000余人,工料两项合计共开支米34433公斤,人民监察院经调查属实,尽管县长李良才是后调来的,但是未能及时制止这种行为,因而也受到了警告处分,专署、行署也作出了检查。


实现了政权正规化建设


  由于所处环境影响,在以往政权建设过程中,往往存在着不太正规的情况,华北人民政府成立后,基本实现了政权正规化建设。


  1948年9月20—24日在王子村召开的华北人民政府委员会作出了关于正规化建设的决定,指出:“华北人民政府,一切制度和章程,都应从游击状态走向正规化。”“办事一定要有制度,有章程,以增强行政效率,管理四千五百万人口的行政事宜,而仍采取毛手毛脚的遇事没有规矩,只凭良心记忆力批条子临时做主张的办法,不但不可能,而且一定要坏事的。”


  这次会议一致通过的华北人民政府组织规程,详尽地规定了华北人民政府办事规程,职务责任权限划分得十分清楚,办事手续也擘画得有条有理。这些都是为了加强华北正规建设的必要措施。


  9月26日,华北人民政府主席董必武同志在华北政府干部就职大会上,更加明确地指出:“华北人民政府是一个正规的政府,它应当有一套正规的制度与办法,有人说这是形式,正规的政府就要讲一定的形式,不讲形式,光讲良心和记忆,会把事情办坏的。我们不要过去那样繁琐的公文手续,但有一点是必要的:就是凡事必须报告,必须克服过去遇事事前不请示,事后不报告的无组织无纪律状态。我们是人民选举出来的,我们要向人民负责,人民要求我们办事要有制度、有纪律,无制度无纪律一定办不好事情。政府规定的制度一定要遵守,不遵守就是违反纪律。”


  为加强正规化建设,提高政府的办事效率,华北人民政府制定并执行了办事通则,规定政府各部门办公时间每日8小时,根据需要,适当组织集体办公;要求在工作时间内,不得擅自离岗,节假日要安排专人值班;重大事项公布,如方针政策通报、指示,重要计划安排和变更,专员级以上干部任免奖惩,对外文告,死刑核准等文电,均以主席、副主席名义行之。其他有关方针政策及具体执行事项,技术问题通报指示,以及既定方针及重要计划解释等文电,以主管部门名义发布;有关重要决议之执行,以及各部门有关重大事项,必须提交政务会讨论。为便于工作检查督促,规定各部门需建立工作日记制度,每月1次工作汇报,上报主席核阅;各部门用人,以精简为原则,所有人事编制及经费,均须经政府会议审核及主席批准。


  华北人民政府加强自身建设的同时,探索和确立了政权机构基本模式和组织原则。1948年8月15日,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华北人民政府组织大纲》,就是对政权正规化的探索;《华北区村县人民政权组织条例》是一份探索基层政权正规化建设重要文件;同时为加强各级政府领导,华北人民政府还建立健全了会议、巡视和报告制度。华北人民政府确立的各级政权模式和组织原则,成为新中国成立初期各级政府的基本组织构架,对新中国政权体制产生了深远影响。华北人民政府还是新中国中央人民政府和各级政权建设雏形和萌芽,为新中国各级政权机构确立了基本模式和组织原则,为新中国政权建设积累了丰富经验。新中国成立后,中央人民政府各部门即在华北人民政府基础上组建。到1949年10月31日,华北人民政府结束时,中央人民政府内务部、财政部、交通部、农业部等部门在华北人民政府各部基础上迅速建立起来。


促进了华北各项事业发展


  华北人民政府成立,使得相互隔离的两大解放区变成了一个统一地区,促进了华北各项事业发展和社会稳定。


  成立人中国民银行、发行人民币。1947年12月3日,中央工委成立了中国人民银行筹备处,南汉宸任主任,办公地点设在平山县夹峪村,1948年秋,筹备处迁至石家庄。同年11月18日董必武主持召开华北人民政府第二次政务会议,决定以华北银行为基础,合并北海银行、西北农民银行,组建中国人民银行,并发行人民币,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央银行和法定本位币。1948年12月1日,华北人民政府宣告中国人民银行成立。南汉宸任中国人民银行总经理。办公地点设在石家庄(今小灰楼)。同日,在平山县银行正式发行第一批5元票面人民币,随后20元、10元、50元、100元票面人民币相继在石发行。1949年2月,中国人民银行由石家庄市迁入北平。第一批人民币发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国民经济恢复发挥了重要作用,在中国金融史上具有重要意义。


  促进经济发展。为了促进经济发展,华北人民政府采取了许多具体措施,如为了促进农业生产,调动农民生产积极性,华北人民政府多次发布指示,要求下发冬季贷款,规定:贷款只能用于解决群众在生产中困难与需要,同时贷款必须有借有还,并要按期归还,中农、手工业工人等都可以得到贷款;可以用实物来偿还贷款本金,贷实和折实月利5厘至一分,贷款月利5分至1分。为鼓励农民积极性,促进经济发展,华北人民政府还多次发布关于生产指示,如1948年11月,发布了《关于冬季生产的指示》,提出:“在有基础的地区,在等价与自愿的原则下,组织小型合作互助,进一步有组织地开展冬季生产,副业要因地制宜,加以发展。”


  为促进棉花、花生生产,华北人民政府财经委员会规定棉油可代公粮,凡种植美棉者得以皮棉05公斤折交公粮米4公斤,花生油05公斤折交公粮25公斤,黑油05公斤折米2公斤,如实际市价超过比数时,由贸易总公司按市价收购。为保证农业生产资金需求,华北人民政府于1949年4月7日成立了合作银行,为扶植合作事业与农村经济的专业银行,其主要业务是为合作社农副业、手工业提供贷款,并吸收合作社、手工业、农业部门之存款及合作社社员储蓄存款。为了保障农业生产和粮食丰收,华北人民政府领导了大规模兴修水利工程,截止到1949年6月,全区共增加水车8889部,修复旧水车18980部,新增水井6127眼,修复水井20408眼,保证了1333平方千米耕地及时播种。水利工程开展,大大增加了粮食产量和农民收入。


  为促进市场繁荣,发展经济,华北人民政府拆除市场壁垒,规定:应根据自由贸易原则,发展物资交流,未经华北人民政府许可,不得实行限运禁运等有害物资交流之措施;对一切正当交易须予以鼓励;对工厂采购原料,及进出口商人采购出口物资,应尽可能给以帮助,对工业品之推销,亦应予以协助,以促进工业生产。


  华北人民政府大力发展公营经济同时,对于私营经济也给予了很大扶持和帮助。“如开滦煤矿本来是帝国主义的,但今天为了我们长远的利益,今天政府帮助它们生产,贷给它款,给它找销路。如启新洋灰厂,政府也订购了他们的货,帮助他们生产。”


  这些措施制定和实施,大大促进了华北地区经济发展。


  教育取得伟大成就。华北人民政府成立后,非常重视教育事业恢复发展以及正规化建设,采取了大量有效措施,促进了华北各类教育事业恢复发展及正规化建设。中小学正规化。统一学制、课程设置,加强了文化学习、设立补助金、制定相关法规、文件,改进和加强政治思想教育;调整干部、健全各级行政领导机构;制订计划、方案,动员在乡知识分子参加教育工作,训练与检定小学教师,适当地改善小学教师待遇,适当地解决了师资、课本、经费、领导等问题。1949年,华北人民政府发布指示,提出:“根据革命形势和革命任务的需要,有计划地、普遍地发展国民教育、小学教育、中学教育、专门大学、成人补习教育。创办高级的与中级的各项职业学校。创办师范学校,解决师资困难”。


  中等教育方面:截至1949年5月,全区8个行政区及北平、天津、石家庄3市,共有省市立中学79处,职业学校10处,师范学校23处,总计省市立中等学校112所,942个教学班,在校生45319名;县立师范学校127处,256个教学班,在校生11742名;县立中学仅晋中、冀东、冀鲁豫三区,就有学校20所,125个教学班,在校生6296名。总计全华北共有中等学校390余处,2400多教学班,在校生1285万名。“为了适应生产建设的急需,采取了短期中学或训练班的方式,以经济有效的办法,训练培养了300多名知识青年参加到政府、财政、文教、军事、交通、邮电各部门去工作。他们对全国人民解放战争及各项事业起了很大的作用。”


  为保证学生就学,政府采取了许多救助措施,如在1949年经费预算中,规定中学公费生名额,乡村545%,大城市35%,师范生70%。在新解放城市,也根据同样精神,凡是真正贫苦或与家庭失掉联系者,都予适当补助,不使之失学。为争取男女教育机会均等,所有中等学校注意给女子入学以方便,在程度及年龄限制上,都予以照顾,中等学校女生,约占学生总数20%—30%。


  小学教育方面:截至1949年6月,全区有30%以上小学逐步走向正规,小学及学生人数均有增加,全区共有初高级小学59万所,在校生325万名,小学教师766万名。


  社会教育方面:华北人民政府成立后,重视发挥社会教育功能和作用,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促进了社会教育发展。在城市,依靠人民文化馆(民教馆)进行社会教育,给群众办了不少事情,大大提高了群众的水平。华北区大中小城市共有人民文化馆69处。除人民教育馆外,还开办了一些工人业余补习学校,如北平(京)市仅在1949年就开办各类工人补习学校60个班次。人民广播电台,增设工人广播节目,使工人利用现代化宣传工具进行自我教育。农村社会教育主要以冬学运动、民校和青年补习班为主。如太行区邢台、左权、长治等25县(市)5315个行政村,共开办冬学6460处,每年冬学结束后,有许多转为经常民校。在农村社会教育中,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发挥了重要作用,如平山县92座民校中,有60座是新青团领导的。


  干部教育方面:华北人民政府非常重视干部教育,加强了对华北大学、华北革命大学、华北军政大学等院校的领导和建设,招收了数万名学员,经培训后,输送到全国各地。同时加强在职干部党员教育,要求所有干部,首先是地委以上干部,必须认真学习华北局《关于在职干部教育的决定》中所规定的书籍、文件,要求各机关举办各种业余补习学校,不断提高干部文化水平和政治水平,同时在县、区举办各种党员短期训练班,不断提高基层干部文化水平及办事能力。


真正实现了民主


  在华北人民政府筹建、临时代表大会召开、政府成立和与行政过程中,始终坚持和发扬民主。在1948年6月26日召开的参议会联席会议上,薄一波指出:“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应该在极其广泛的反蒋民族统一战线的基础上召开,应该代表并团结全华北的工人、农民、独立劳动者、知识分子、自由资产阶级、开明绅士、少数民族及一切反美帝反蒋民主力量,以产生华北的民主联合政府。”


  在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开幕式上,董必武同志庄严宣布:“我们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已经宣布开幕了,它是一个临时性的,而且也是华北一个地区的。但是,它将成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前奏和雏形。因此它是中国民主革命历史中划时代的一次大会,在中国民主革命历史上将占有光荣的篇幅。”


  在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选举过程中,各地在党组织领导下,采取了各种民主选举形式,充分体现了民主精神,如泊头市将各行业划分小组,每10家产生预选代表1人,然后再在全市选出正式代表3人。7月21日正式选举时,代表对号入座,进行不记名投票。第一次投票结果,商联会主任王芳如、油业代表刘朝相当选,商联会委员张全立与布行代表张荣庆票数相同,后重新投票,张全立当选,当时来自平津的华北大学10余名学生,看到这种情况后,兴奋地说“我们第一次看到真正的民主了”。在华北人民政府成立后县区等基层政权和城市政权建设过程中,也充分发扬了民主,进行了大规模民主建政。1949年10月,中共华北局发布了《建立村、区、县三级人民代表大会或各界人民代表会议的决定》,决定不论老解放区或新解放区,一律于1949年冬至1950年冬春普遍建立起村、区、县三级人民代表大会或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决定指出: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一般均应以人口为比例普选之。以住居之街道或自然村为单位,每30人到100人选代1人;区代表,以行政村人民大会为单位,每300人到500人选代表1人;县代表,以行政村人民大会为单位,每500人到1000人选代表1人。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对各种问题均有自由发表意见的权利:有赞成、怀疑、反对和保留意见的权利。


  在选举过程中,出现了许多典型,创造了许多经验,如“安国经验”,安国县改变了过去党委包办代替基层政府工作,党政不分,职权范围和领导界限不够明确,有些党员对政府工作重视和尊重不够,不相信群众等错误做法,提出党的领导要体现在用党员的模范作用影响和带动群众,在基层政权选举中,要充分听取群众意见,无论党员干部和非党员干部,只要能执行政策、诚心诚意为人民办事的,都可当选,在党内严防对群众、亲友布置选举,如村民代表选举,安国县1区共有伍仁桥镇1镇和26个行政村,按每30人选举一名代表的比例进行选举,沙土村共有公民653名,有选举权公民453名,共选举出代表28名,其中妇女5名,无党派者7人。选举均采用无记名投票方式进行,在选举时,一般先召开大会,讨论候选人资格和条件,然后开票、收票、唱票。各村在选出来代表中,一般都是工作中有威信,热心为群众办事的人,工作好的村干部,和村里有威信的共产党员,大部被选为代表,过去对工作不负责任,或工作作风不好的村干部,则纷纷落选。由于选举贯彻了民主精神,完全由群众自己当家做主,群众普遍表示满意。


有力支援了解放战争


  华北地区人口稠密,煤、铁资源丰富,是中国重要的粮、棉、油产区,并且是中共领导革命最早地区之一,群众有着极高觉悟和基础,解放战争开始后,在中共领导抗日根据地基础上,先后建立了晋察冀、晋冀鲁豫解放区。华北人民政府成立之时,中共中央就明确提出继续以华北人力、物力、财力支援解放战争。华北人民政府成立以后把支援解放战争作为自己主要任务,尽其所能,作出了巨大努力,为取得解放战争胜利作出了很大贡献。


  输送军火弹药。输送军火弹药是支援前线首要任务,随着战争规模不断扩大,所需军火军械品种越来越多,数量越来越大,除依靠解放军从敌人手里缴获补充外,就要靠后方生产制造并且源源不断运送到前方去,华北解放区主动接受了这一繁重任务。华北人民政府成立以后,规定了中心任务:“继续动员全区人力物力财力,使之更有计划、有效率地支援前线。”


  在晋中战役中,华北人民踊跃支前,为战役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据华北局向中央军委的报告:民工原定计划按五兵一夫,应出民工11000人,后屡次增加,华北还有力支援了到40935人,另外出牲口7200头。


  太原战役。据太原战役后方指挥部的报告:先后参加前方之常备民工为50000人,其中晋中30000人,此数经常保持在参战岗位上。战役转入更激烈的阶段,后方转运器材成为广大群众普遍性的运动,并计转运小檩180901根、大檩49585根、大梁4815根、门板290822块、口袋269075条、大门板1854块,其他器物材料76万余斤。20余天时间,仅一分区共动员人工数299370个、畜工数156059个。


  规模宏大的淮海战役、平津战役,同样得到了华北的大力支援,华北共为华东野战军提供粮食05亿至075亿公斤。华北平津战役局为战役提供了4617万公斤小米,476万公斤小麦,3360万公斤马料,500万公斤马草,140万公斤油,鞋95万双。正是有了华北的大力支援,才取得了诸多重大战役的胜利。


  注:本文系市政协学习和文史资料委员会存稿,作者为中共石家庄市委党校副教授。


  〉〉小资料


在石家庄创办的高等院校


  石家庄解放后,稳定的社会环境,为党发展教育事业创造了条件。党在石家庄先后创办了华北军事政治大学、中央外事学校、华北大学等高等学校。


  华北军事政治大学 1948年5月23日创办,校长兼政治委员叶剑英,校址在获鹿县南新城。该校在石家庄两年余,共培养军政干部、教员和技术人才15万余人。1950年9月,该校分为三部分,一部分到南京创办南京军事学院,一部分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训练总监部,一部分在石家庄组建华北陆军军官学校,现为陆军步兵学院石家庄校区。


  中央外事学校 1948年6月创办,叶剑英任校长,校址在获鹿县南海山村。该校培养了一批党的外事干部和初级翻译人才。华北大学 1948年8月由晋察冀华北联合大学与晋冀鲁豫北方大学合并成立,吴玉章任校长,成仿吾、范文澜任副校长。校址设在正定县城内。该校设一、二、三、四部和工学院、农学院。1949年4月,校部迁入北平。至1949年底,该校共培养各类干部、教师近2万名。1950年10月后,以该校为基础先后与其他院校整合、组建了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外国语学院、中央戏剧学院、中央音乐学院、中央美术学院、北京农业大学(编者注:今中国农业大学)、北京工业学院(编者注:今北京理工大学)。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来源:石家庄城市印记作者:王利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