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石家庄政协门户网站!

今天是2019年3月4日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文史天地

战斗在日伪“建设总署“

石家庄政协   时间:2020-08-14   浏览量:

从一九四三年初到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我曾受晋察冀边区公安局张国坚同志的派遣,打入到日伪“建设总署”搞过一段党的地下工作。我原各孟庆元,当时化名为王子兴。开始,领导上交给我的第一个任务是帮助一九四二年“五一“大扫荡时,被敌人俘虏的我八路军冀中抗日根据地警备旅一个团长张子元,目的是让他继续为我党工作。这个任务完成后,张国坚同志指示我在“建设总署利用公开的合法身分,在石家庄市秘密扩大党的组织和革命力量,开展敌区社会调查,搜集敌人政治、经济和军事情报,并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搞点打击或瓦解敌人的斗争。


日伪“建设总署位于现在桥西中华大街、市第二中学(当时是日本防卫司令部)对过的“八O一家属宿舍“院内的地方。那时和现在人们都简称“建设总署“,实际上它的总机关在北京,这里是石门河渠工程处,全称是“华北建设总署石门河渠工程处“。现时院内正面的那座楼,就是日本人于一九三八年开始筹建的,这是在中华大街建设的第二座楼房,当时院子比较大。门前是新开辟的南北碎石子大马路,四周还是空地,一条小铁路从院内直通黄壁庄“水库“。日本投降后,这座小洋楼成了国民党先遣军侯如墉的司令部,石家庄解放后是中共石家庄市委的第一个机关所在地。


日伪建设总署石门河渠工程处的总头目是日本人参事矢野,处长马淮,下设经理处、工务处、人事处等部门,都有日本的工程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它的主要任务,是根据日本华北侵略军的要求,利用中国的工程技术人员和民工,修建石家庄北边的石津运河,就是从石家庄直接通往溢阳河,再经子牙河,到天津的运河。建造运河需有水源,所以,日本人在那时就开始修建黄壁庄“水库“,不过只是开了个头就投降了,整个建设和受益还是解放以后搞成的。


当时日军修建这条运河的目的有两个∶一是妄图依托此河为军事活动线,分割我冀中和冀南抗日草命根据地,实现他分割剿共的野心。二是通过这条水路,将我井陉和山西的煤炭以及华北平原盛产的棉花、小麦等农产品运至天津,然后运出港口窃回日本,达到它掠夺我物质资源的目的。由此可见,日本帝国主义妄图灭亡我中华民族,使中国成为他们长期霸占的殖民地。


正因为日本侵略军设立的这个部门比较重要,当然也就引起了抗战时期战斗在石家庄四周我解放区城工部门的注意。因此,晋察冀边区派我打入后,又有太行区石门城委会在建设总署和下属的机械修理厂的工人中,先后发展的田清泉、武世泽、武鸣岐、赵根波、马汉英等中共地下党员。我们虽然都是单线领导,互不认识,互不联系,但开展我党地下革命工作,都是不约而同的目的和任务。


上级派我打人的主要任务是搞敌区社会调查,其次是搞些敌人的军事情报。这样,我就利用在“建设总署“搞工程勘测设计的合法身分和便利条件,同时,利用我在大桥街永德裕药铺、北后街永生药铺和永安街中和恒药铺发展的地下党员和地下关系,掌握敌伪人员的动态,日伪军队的番号、编制、人数、设防等情报。掌握情报后,就及时地通过我的地下交通员孟恨同志,转送到边区根据地。另外,我还按照上级的指示,搞了一张日军石门城防图,包括日军统治石家庄时的主要军事机关的部位,主要军事设施和和城市四周设立的沟壕、碉堡、电网的数量和部位等。


上边说过,我们当时的主要任务是搞敌区社会调查,但在条件允许、不至于暴露自己的情况下,也可以搞点打击敌人的活动。所以在一九四五年春天,我在边区党组织的领导和支持下,搞了一次彻底搞垮“建设总署“伪警备队的武装斗争。那次策反工作的经过大致是这样的∶


“建设总署“的日伪工程技术人员,在搞石津运河的勘测工程时是野外作业。为防备我八路军游击队的袭击,日本人搞了一个由二百名伪军组成的警备队,专门保卫这些施工人员。警备队的日本指挥官叫狄鸢,伪队长姓郄,这人比较反动。这个警备队组成后,整天眼着我们外出活动。他们到了乡下,经常到农村敲诈、糟踏老百姓。面对这种情况,我通过地下交通员不断将这个警备队出发的时间和活动的地点,提早告诉我八路军游击队,游击队遇机会就在郊外打击伪警备队一下子。这样,今天“吃“他几个人,明天“吃”他几个人,不长时间我们的八路军就将这二百来人的警备队,搞得只剩下六十来人了。一次,我们八路军根据所送情报,在平山县七亩刘家会一带,一下子包剿了他十几个人,弄走了十一条枪。八路军弄走了伪军的人员枪支后,我扮演了一个“积极分子“的角色,拿起机枪对空扫了一梭子,当时日本人夸我“功劳大大的“,还给予“晋级“的奖赏。


到一九四五年春,日本人觉得已不能应付局面,想再扩充一下这个警备队的实力,并且拨来了六挺新机枪。我得知这一情报后,马上通过秘密交通员报告给了我的上级。


不日,领导上指示,在不暴露身分的情况下,可以把这伙人拉过来或搞垮,彻底瓦解这个警备队。怎样把这伙人拉出去呢?当时我想,这六十多人,除在家居住之外,尚有二十多人集体住在建设总署院内,地处敌人心脏,这些人中,柳清江、李焕章等三人原是我八路军被俘人员,经过一段时间私下做工作和考验,早被我发展为地下工作者,此外,其他人均比较反动。这样看来,只有采取里应外合、突然袭击的方法,用武力威逼他们反正。但较多兵力从外边进市不太容易,只能进来少数同志,配合内部的三名地下工作人员一块活动。主意一定,我就马上要求边区派三名八路军战士化装进来配合,并决定于五月十二日夜间,清晨一时行动。因组织上不让我公开暴露身分,所以事前和警备队内的三各地下工作人员,研究好了周密的具体行动方案。


到了这天深夜,早已进市并在现人民公园中的一片小洋槐树丛中隐藏了一天的三名八路军战士,突然来到建设总署门前。门卫问∶“干什么的?!““我们是一四一七部队的,是奉命抓人的“我八路军战士答。但没有等门卫回话,三名便衣战士就一刀把门卫给砍死了。接着,六位同志会合后兵分两路,一路去消灭日本指挥官,一路去解除警备队员的武装。当时没有用手枪,全用的是战刀,以免惊动市内的日本军队。


日本指挥官狄鸢和他的老婆住在“建设总署“院内。三名同志闯到他的住处,三脚两脚就把日本人的木门给踢开了,先杀正在睡觉的日本指挥官。这家伙机警,一刀未被砍死,只被砍掉一只胳臂,带伤逃出室外。我战士杀死狄鸢老婆后,就立即追出。当追到大门口时,我们的战士上去又补一刀,结果了狄鸢的性命。


与此同时,另三位同志已闯人正在睡熟的警备队宿舍里,,两人培在门口,一人冲着并排躺在通铺上的伪军大声命令∶“不准动!我们是八路军!““快穿衣服,跟我们走!“这时,姓郄的伪队长见势不妙,一边说好话,一边就去抓枪,这时,早被我八路军战士发现,上去一刀将他砍死了。其他伪军见队长当场被杀,都吓得乖乖地穿上衣服,听从指挥了。


就这样,这二十余名伪警备队员,在我六各同志的武力威逼下,每人扛着一条步枪,又从仓库里搞走了那六挺还未脱枪衣的新机枪,继续伪称是到市外抓人的一四一七部队,当夜从振头村的哨口闯出了封锁沟,然后绕道进人我冀中抗日根据地,把这批人员交给了第七军分区。以后,军分区将这部分人改编为“石东支队“在藁城县一带进行了一段抗日活动。


这一事件发生在敌人的心脏,使驻石家庄的日军和敌伪机关人员,受到了很大震惊。在一夜之问,竟然被八路军搞走了那么多人和那么多枪,日本人怀疑,在他们的内部肯定有共产党和八路军。他们本打算搞一次彻底的清查,破获这一案子,然面,还没有来得及动手,他们的末日已经来临,到八月份就宣布投降了。


1984.7.15


爱国主义是中华民族的光荣传统和崇高美德,是推动历史前进的一种巨大精神力量。


人民政协是爱国统一战线组织,高举爱国主义旗帜,是政协文史资料工作的方向。


—摘自第四次全国文史资料工作会议文件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来源:《石家庄文史资料》作者:王子兴口述 安飞麟、冯树林整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