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石家庄政协门户网站!

今天是2019年3月4日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文史天地

抗日县长李正芳先生

石家庄政协   时间:2020-08-21   浏览量:

李正芳先生是我晋、冀、鲁、豫边区太行行署井陉县路南县政府第一任抗日县长,河北省井陉县南良都村人。他为抗日做出了很大贡献。在井陉原路南的广大群众中,至今还传诵着他抗日爱国的动人事迹。


李正芳先生出生于一八八七年,在他祖父辈时,家中房屋、土地、财产较多,又出过武举、秀才,在村中颇有声望,到他父亲李吉昌这辈家势已渐衰落。其父生三子∶正芳、正菲、正英。李正芳先生无子,过继二弟正菲之子李天兴,三弟正英之子李连兴为子,还有一养女李四香,家中共六口人。有小院一所,旱地近二十亩,在村中与叔父等人合开一盐店。且在本村算不上最富裕户,但在老百姓的心目中很有威望。


李正芳先生,讲义气,勇于抉危济贫,思想较开明。对当时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剥削和压榨总是看不惯,对日军人侵,国民党的不抵抗政策心中更是愤愤不平。由于我地下党组织的影响,思想进步很快。地下党员马安之当时是南良都小学教师,不断与他接触,向他宣传马列主义和共产主义思想,进行抗日爱国教育。李正芳认识到只有广大人民群众觉醒了,才能团结一致共同抗日,他自愿拿出一部分钱,帮助村里开办短期学校,春、冬、农闲季节开学,白天生产忙不能入学,就开夜校,穷人子弟可以免费上学,不受年龄限制,他自己还担任校董。


一九三七年前后,我地下党组织就利用农校这个合法场所,向农民传播马列主义、共产主义思想,宣传抗日救亡政策,组织抗日活动。为抗日培养了不少人才。


一九三六年春天,有一次,地下党员马安之和吴运璋谈起国民党苛捐杂税很厉害,例如巧立各目向农民征收倒毙税(谁家死了骤、马、驴、牛都要交税)引起了农民极大不满,李正芳在旁插话说∶“这都是本县贪官污吏搞的鬼。我没文化,写不了状子,若是能写的话,非告他们不可。眼看老百姓牲畜死亡,非但不管,还要落井下石要倒毙税,简直一点人性也没有“。后来地下党组织发动群众进行反苛捐杂税斗争,李正芳就组织人联名上告。这次群众反税斗争持续了一年多。每次代表碰头时,他都为大家在饭铺出钱买饭。一年多他与二弟李正菲为上告代表资助饭费六十多元,他的行动鼓舞了群众反税斗争的情绪?群众都夸赞说∶“李正芳仗义疏财“。


一九三七年十月间,日军的侵略战火己燃烧到了太行山区的井陉县。在南良部小学当教员的地下党员马安之同志,就开始联系当地青壮年小伙子们准备组织抗日力量。


这时,八路军的129师开进了太行山区,385旅769团三营营长孔庆德同志(现任武汉军区副司令员)己带领部队活动到了井陉路南地区和正太铁路沿线。每到一村就走访爱国绅士知名人士和进步青年,不断向他们进行抗日爱国宣传教育,出主意想办法组织青年进行抗日活功,青年们开始懂得了没有武器不能打败日本侵略者的道理。


李正芳弟兄抗日活动很积极,到处收寻武器。他让侄儿李顺天到山西、河北交界处的新旧关、西峪沟一带找武器。发现老百姓家里收藏着国民党军队撤退时扔掉的怆支弹药时,就积极想法搞钱去购买,他用了为老店掌柜卖盐的款,还把家里的四亩好地卖掉去买枪,钱不侈够,他们就想了一个“请财神“的办法,把地主、老财和富户分别请到一个地方,给他们讲抗日救国道理,动员他们为抗日捐款。还曾经把他二叔李元璋请来一次,使其为抗日捐献粮食和牲口。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晚,马安之通知六、七名骨干分子到李正芳家中开会,由孔庆德同志给大家讲了两个多钟头,宣传抗战道理,讲了日军侵华的阴谋,蒋介石消极抗日的态度,中共的救国纲领,八路军打游击的战略战术等问题。李正芳听后坚定地说∶“这回心里有数了,咱们大干一场!“


会后,李正芳再次动员大家想法搞武器,他把为老盐场代卖食盐的六干多元拿出来,连同过去捐来的款全部购买了武器,这时,己有步枪三百多支,机枪五挺,游击队由秘密转入半公开,良部村周围报名的有五十多名,游击队渐渐由良都发展到金柱、芦王沟等地。


孔庆德营长和李正芳接触了一段时间后,认为他是一位热情高的爱国人士,赞扬他思想比较进步,不怕牺牲,立场坚定。就多次向赞皇县黄北平八路军指挥部汇报了他的表现。指挥部根据抗日形势的需要决定请李正芳出面组织抗日武装力量。


一九三八年一月四日,孔庆德营长以八路军的各义,召集胡家滩附近十八个材的村长、爱国青年、知名绅士、教员等人开了大会,在会上讲了在国难当头、民族存亡之际中国共产党抗日救国的主张和政策,号召全县人民必须组织起来进行抗日。大会表扬了李正芳等人,宣传他们积极抗日爱国的模范事迹。决定建立抗日机枪,即抗日功员委员会和抗日县政府,并一致选举李正芳为井陉县抗日动员委员会主任兼抗日县长,(李震任县委书记),李正芳先生从此更加拥护共产党,依靠八路军,坚决进行抗日。


这时的游击大队有二百人左右,由李正芳的三弟李正英担任游击大队长,下设三个中队,一中队长是李昌德(现在广州军区主军部队)。这支游击队是黄北平绵阳司令部领导,司令员是桂干生,政委是张怡祥,游击大队政委熊振琪(后叛变),这支,游击队为保卫抗日政权、为动员广大群众打击日本侵略者,经常出没于石太铁路沿线,割电线、扒铁路、埋地雷、炸碉堡,偷袭敌人,大长了抗日军民的志气,大灭了日本侵略者的威风。


为了进一步加强装备,扩充武器,李正芳还想法自制武器,他派二弟李正菲前往河南六河沟,请工匠艺人,到井陉县胡家峪小山村打造武器,武装抗日队伍。


一九三八年一月,李正芳被选为抗日县长后,有的人就出面捧场,说什么恭喜李先生当选县长,以后有事请多关照。李回答说∶你们不要把我看的和贪官污吏一样,不管是谁,犯了法绝不客气,抗日的我们欢迎,破坏抗日的我们决不饶他。他的侄儿李顺天为抗日收买武器出过力,自认为有功,在编制抗日队伍时没有给他明确官职,内心不快,扣住步枪20多支不让游击队取走,并暗地通过南芦庄大地主杜盈廷与十三支队侯如墉勾结,企图成立独立团,与游击队唱对台戏。李正芳查明情况后就与八路军于参谋商量对策,二月二十五日,李正芳和于参谋带着人到了南芦庄区政府,晚上请李顺天参加茶话会。在茶话会上,当场将李顺天绑起来,第二末就当众处决。这件事在老百姓中震动很大,从此,群众中流传着“李正芳当县长,大义灭亲“一句话。


李正芳虽是动员委员会主任、县长,但锄奸、杀霸、抓鬼子都亲自出马。敌战区微水村伪保长高润的儿子被“请财神“请走,他知道这又是李正芳干的事。就带了日本兵、汉奸直扑南良都捉拿李正芳。但扑空了,高润气急败坏,指使日军把李正芳和他弟弟的房子,连拆带放火烧,好端端的十八间房屋,被全部毁掉了。


一九三九年农历九月初六,日军占领了南良都,并在村后土山上修筑炮台,日军的指挥机关就住在李正芳家北屋楼上。日军的活动猖狂起来,经常抓捕吊打抗日家属,村中街道岗哨密布,夜间巡逻,控制很严,并暗派汉奸特务李福录收集我方情报。


敌人这样一搞,对我地下工作和游击队夜间活动威胁很大。


当时李正芳正带人夜间深人各村搞扩军工作。这个钉子对我方工作很不利,经部队首长批准,一定要拔掉。在秋天的一个晚上,李正芳带领小股部队悄悄摸进自家院内,直捣指挥官屋内,一看指挥官们一个也不在,发现一名卫兵吓得钻进墙下水道眼内直打哆嗦。李正芳就毫不迟疑,当机立断,指挥几各同志,抱了几捆干草,围起自家的楼房点起火来。他为了打击敌人,争取抗日早日胜利,不惜亲手烧着了自家的楼房。


一九三九年抗日政府整顿,通过总结一九三八年四、五月间部队被敌偷袭、惨遭失败的情况,上级考虑到李正芳同志年老,没文化,就让他到独立营当参谋(县长吴锡彤兼营长)。一九四O年县成立参议会,他又从事参议工作,他根据党的指示,在开明绅士和地主中积极开展统战工作,宣传抗日政策,执行减租减息,动员青年参军参战。因他在广大群众中享有很高威望。所以开展工作很顺利,成绩很大,为部队输送了二百五十多名青年,多次出席太行军区、军分区召开的进步人士会议。


一九四二年,根据地要实行精兵简政,他服从组织决定,离开部队,就居住在路南根据地苍岩山东沟老公岩的庙宇里。当时战争频繁,国民党对解放区实行封锁,不断进行扫荡,烧杀抢劫,他全家六口人生活很苦。一边靠开的一亩荒山地收点粮食,一边托亲友,把寄放在别人家里的衣物变卖一些零钱,过着仅能糊口的生活。这时李正芳已经五十五岁了。这样的艰苦环境并没有动摇他跟着共产党八路军抗日到底的决心,他经常教育孩子们说,我赞成共产党,特别是八路军这么好的军队我没见过,我活了五十多岁,见过清朝刘大人的兵,见过吴佩孚、张作霖的兵。也见过蒋介石的中央军,都是到处枪杀掠夺坑害者百姓,我们现在虽然艰苦,但有共产党的领导,最后一定能取得胜利。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情况下,他还将养女四香嫁给独立营副营长森林普随军南下,并送儿子李庸平(李连兴)参加了八路军,现任兰州部队军区后勤部卫生部副部长。


一九四六年腊月,井陉路南土改运动开始了,在极左路线影响下,一些人认为李正芳是封建地主,又给他扣了个国民党特务的帽子,将他抓了起来。地委、县委知道后,虽然通知要很好地保护他,但没有制止住,人民的好县长李正芳被错杀了。这一冤案一直拖了三十多年,直到一九八四年二月中共井陉县委终于作出了给李正芳先生平反昭雪的决定。


李正芳先生为了抗日救国,不惜倾家荡产,大义灭亲,竭尽心力的事迹,至今仍在井陉路南工作过的老干部和广大群众中广泛流传着。


1984.8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来源:《石家庄文史资料》作者:仇录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