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石家庄政协门户网站!

今天是2019年3月4日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文史天地

石家庄工人抗日游击队

石家庄政协   时间:2020-08-28   浏览量:

一、铁路王人游击队


一九三七年九月下旬,日本侵略军逼近石家庄,飞机每天狂轰滥炸,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正太路局也随之西撤。这时,铁路工人纷纷要求拿起枪杆参加抗日战争。经中共石家庄市委研究决定,由陶希晋、马次青、田珍、施恒清等负责把志愿参加抗战的一百多名正太铁路员工组织起来,建立一支正太铁路工人游击队,西进太行山区,参加抗日斗争。


一九三七年十月左右,马次青(即马庆昌)在阳泉以“牺盟会“(注)的名义,在山西省阎锡山那里领了一百多支枪,武装了正太铁路工人游击队(即正太工人自卫队),马次青任队长,陶希晋任铁委书记。正太铁路工人游击队到阳泉以后,又吸收了一批阳泉煤矿工人。朱德总司令派原四方面军(后改为八路军)的一位师长张广才和另外一位青年教员到正太铁路工人游击队进行军事训练。一二九师政委张浩曾为正太游击队讲课。


一九三七年十月,娘子关失守后,正太铁路工人冒险将一批火车头、车厢和一部分器材,全部从正太铁路运往尚未沦陷的同蒲路。当时这件事轰动了全国,受到交通部的奖励。当时的国民政府曾以委员长的各义发给奖金十万元。


接着阳泉被炸,根据上级党的决定∶由陶希晋带一部分人经和顺到榆柱。陆风翔带一部分人经芦家庄、太谷到榆社(抗日根据地)。由马次青、赵国强从侯马召集一部分工人到同蒲铁路,又组织了同蒲铁路工人游击队。


陆凤翔与陶希晋在榆社会师后,由陶希音带领一大批干部到和顺石拐,开辟根据地,坚持敌后抗战,并由陶希晋、王孝慈、王书良等组织了中共晋东特委。在榆次、太谷、祁县、寿阳、平定、武乡、榆社、昔阳一带开辟了党的工作,建立了根据地,扩展了武装,后转到晋东南地区。


后来,正太铁路工人游击队、同蒲铁路工人游击队等都编入一二九师。这些人到了一二九师,大部成了部队的骨干力量。如朱瑾担任一二九师卫生部副部长,施恒请到一二九师供给部工作(后搞工运)。有的搞政府工作、地方党的工作、工运工作。有的去办工厂,如田珍、杨锡禄等都为根据地创办兵工厂、修械所,,做出了重要贡献。


原石家庄正太总机器厂工人,共产党员田珍,当时根据党的决定,带领一部分正太工人到辽县建立了一二九师第二个兵工厂。田珍任该厂政治委员。办工厂没有机器。田珍的哥哥在磁县一个工广工作,田珍派一个支队来到磁县,通过他哥哥的关系,把磁县工人也发动起来,从磁县把机器用人力翻过十八盘,翻山越岭,搬到太行山的辽县,建起兵工厂,造出了子弹、手榴弹,供给一二九师,支援前方抗日,受到了刘伯承师长的表扬。在筹建辽县兵工厂和紧张的生产过程中,因珍由于操劳过度,积劳成疾,不幸于一九三九年五月二日逝世。年仅三十四岁。逝世时公葬于太行山的丈八村附近。


一九三八年五月,晋东南区党委领导正太铁路工人在解放区成立了“正太铁路沿线总工会“,施恒清任主席。工会干部深入到正太铁路沿线工人中开展抗日活动,秘密组织地下工会。正太地下工会经常活动在大郭村至阳泉之间的铁路线上。时间不久,各车站和铁路沿线的铁路工人先后组织了若干地下抗日工会组织。后来晋冀豫党组织派出以魏士珍为首的工作组,深人正太沿线,通过工会建立和发展党的组织。


二、矿工游击队


一九三七年十月十一日,井陉煤矿、正丰煤矿,都沦陷于日本侵略军之手。在日军刚刚占领井陉矿区不久,一九三七年的冬天,在党的领导下,井陉矿区几个煤矿的矿工,就纷纷组织了各种形式的矿工游击队、矿工锄奸队,战斗在敌人心脏,袭击矿局,破坏生产,夺取枪支,破坏铁路,打击汉奸特务……搞得日本侵略军晕头转向,不得安宁。


最初,井陉矿区组成了两支游击队。一支是由锄工钮海峰领导的矿工游击队。一支是由苏玉莲领导的工农结合的游击队。钮海峰领导的矿工游击队成员是以矿工为主。他们上班是工人,下班就是游击队员,一开始只有七、八个人,三支破步枪,十几颗手榴弹。一般活动在矿工群众中,张贴标语、散发传单、联络工人、收买枪支弹药……·在很短的时间内,这支游击队就发展到三十多人,十几支步枪。


苏玉莲领导的是一支由农民为主,也有矿工参加的游击队,他们最初的活动,也是发展组织、夺取敌人的枪支、弹药。到一九三八年以后,队伍相当大了。两支游击队各有四五百人。一九三九年共产党员于克昌还组织了一只以老矿工和共产党员为骨干的游击队,以后编入了八路军。


中共井陉县委为了更好地保存力量,减少敌人的破坏,将矿工游击队脱产者从矿区秘密拉到距矿局十八里的马头山一带开展活动,建立游击队根据地,进行了军训和组织整编工作。从此,矿工游击队由秘密转成了公开,紧紧依靠矿工和当地人民群众,对敌人开始了如火如茶的斗争。


为了使矿工游击队迅速成长和壮大,一九三八年二月初,我军分区司令员周建屏派红军战士巫德九等,到矿工游击队工作,分别担任了指导员、副队长及副排长等职务,使矿工游击队得到了巩固、发展和提高。逐步建立了党的组织,很快有一批矿工游击队员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不久,又经军分区党委批准,矿工游击队建立了党支部委员会。


过去,矿工游击队只是在井陉煤矿附近袭击或扰乱敌人,很少做群众工作。为了动员全民抗战,逐步发展壮大抗日队伍,游击队员就深入到矿区周围几十里内的大小村庄,广泛宣传抗日救国十大纲领,积极动员青壮年参加抗日队伍。同时还找一些地主及包工头等有钱的人捐款捐粮。这些钱粮除一部分作为矿工游击队的给养以外,其余全部分给生活困难的农民和工人。这样,矿工游击队越来越得到广大矿工和农民群众的拥护和支持。因此,上山参加游击的人越来越多。


随着矿工游击队的迅速发展壮大,武器装备越来越感不足。通过游击队员分头深入到矿山、农村,动员群众“献枪“、捐款“购枪飞经过开展群众性的献抢购枪活动,游击队基本上达到了一人一杆枪。不久,矿工游击队又挑选有技术的工人队员,成立了一个小小的修枪所。


不久,正丰矿的工程师高宪筹,因不堪忍受日本人的欺辱,在一次痛打了矿上一个日本人之后,联络了一百多名正丰煤矿的工人揭竿而起,组织了“正丰煤矿工人游击队“。


一九三九年二月,中共井陉县委在米汤崖成立了井陉县人民政府。为了加强党对矿工游击队的领导,经中共井陉县委和分区研究决定,将正丰矿工人游击队和井陉矿工游击队合并,合编为“井陉游击支队“,支队长为韩增丰,下设四个中队和一个基干队,共计一千三百余人。


袭击井陉煤矿


一九三八年三月二十七日夜,在八路军军分区的指挥下,矿工游击队配合主力部队,第一次袭击了井陉煤矿。


当时,矿区的敌人分别驻扎在老矿、新矿和南矿三个点上。。经过分析后决定,为防止井陉县城里的敌人增援,就集中兵力攻打老矿,力争速战速决。另一方面,老矿设有敌人的军火仓库,取得胜利后,还可以缴获更多的武器。


矿区地下党组织为矿工游击队提供情报,并做好里应外合的准备工作。党组织决定由矿区党支部的负责人李宝等人在北门等候作内应。


负责主攻的队伍来到老矿'北门以后,李王打开了矿上的店门,一部分战士迅速进入矿镇,立即占领了早已观察好的制高点,另一部分战士留在矿外做掩护,站岗的日本兵早已被矿工游击队消灭。这时发射了进攻信号弹,火力准确地射向敌人,日本兵和伪军被这突如建夹的攻击,吓得惊慌失措,怆惶应战,乱作一团。


经过半小时的激战,敌人死的死,伤的伤,余下的向四处逃窜。只有东南角的一个岗楼上的敌人还在顽抗。矿工游击队员机智地潜到岗楼的墙下,搭成人梯,往枪眼里塞进几颗手榴弹,岗楼里的敌人全被消灭了。


当战斗临近结束时,矿工游击队又砸开了日本人的军火合库,队员们把枪支、弹药、电话机……军用物资拿了个一千二净。还放火烧毁了办公室、宿舍、绘图房和钱柜。战斗进行得非常顺利,大约只用了一个小时,就胜利结束。当井陉县城内的敌λ赶来增援时,矿工游击队早已撤离矿区。


这第一次战斗,共打死打伤十多个日本兵,活捉了七八个,缴获大枪一百多支。


夜袭正丰煤矿


正丰煤矿的地下党组织,经过做工作,将伪矿警队的矿警李国君、杨瑞林等人争取过来。动员他们利用职务之便,为矿工游击队服务。李国君、杨瑞林向矿地下党组织报告,日本兵的军火仓库运进一批枪支弹药,其中有机枪、迫击炮等。正丰矿地下党组织立即把这份情报送交矿工游击队。矿工游击队经过反复研究分析后决定夜袭正丰矿,夺取日本枪支。为使这次行动做到万无一失,除了正丰矿的地下党组织做内应外,中共井陉县委又派县的第七、第八两个大队协助矿工游击队一起行动。


深夜,矿工游击队开到了正丰矿。正丰矿地下党员杨万英等人立即打开锅炉房向外运炉灰的犬门,矿工游击队员们顺利地进入了矿区。进去后,矿警李国君等人把事先配好的钥匙取出来,打开了通向弹药库的第一道大铁门。


首先由两个游击队员把日本守卫剌死。游击队员们一拥而上,打开了弹药库的大门,取走了步枪三十多支、机枪一挺、迫击炮一门及弹药一批。最后袭击了日本在矿区的一所医院,缴获了大批药品。还活捉了敌人的医院院长。


取矿灯、炸吊桥、埋地雷、扒铁路……


矿工游击队经常化整为零,三人一群,五人一伙,悄悄地摸进矿区,打伏击、埋地雷、炸炮楼、打冷枪、扒铁路,不让敌人安宁。


一九三九年六月一个晚上,钮海峰和高宪筹带着游击队员们进入了凤山矿。他们打开矿上的灯房,把矿工下井用的几干只矿灯全部带走。接着,矿工游击队又把正丰矿崔家庄大吊桥给炸了,迫使敌人停产一个多月。


从井陉矿到微水车站,有一条二十多里长的铁路支线。通过它,日本兵把掠夺的焦煤运到侵略战争的基地和前线。矿工游击队把这段线路当做主要攻击目标。一次,矿工游击队员王永年接受了破坏这段铁路的任务。他机警地爬到天护桥边,迅速拔掉一段道钉,从而使一列四十节长满载着煤炭的火车翻擦颠覆。


支援百团大战


一九四〇年八月,在朱德总司令和彭德怀将军的指挥下,组织华北五省,巨兵力达一百零五个团,共约三十万人,民工二十多万,在干里战线上,于八月二十日,向华北的日本军同时发起总攻击。这就是震惊中外的“百团大战“。


百团大战的中心线是正太铁铁沿线。井陉矿紧临正太铁路,西靠敌人盘据的重要战略据点娘子关,同时又为敌人战略物资的掠夺地。因此,在百团大战中,井陉煤矿就成为我军攻击的重要目标之一。


在中共井陉县委和军区的统一指挥下,矿区的党组织派出八百各矿工游击队员配合杨成武率领的二、三团攻打矿区。许多矿工群众积极参加了运输队、担架队…并主动为我军当向导,送情报。


聂荣臻司令员指挥着井陉一带的战斗。八月二十日晚上十一点,总攻开始,李玉和许多优秀矿工作向导。突然枪声大作,发起进攻。在这突如其来的沉重打击下,日本兵惊慌失措。我军按着地下党员李玉为我军攻打矿区绘制的地图。准确的占领制高点和击毁要害部位,经过两小时的激战,完全占领了新矿(一矿)。最后炸毁了新矿的机器、锅炉、烟囱、绞丰房、电机房、火车站、五座铁桥和矿上重要建筑。


在这次攻矿战斗中,有八干各矿工支援战斗,他们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跟在大军后边送军粮,运送弹药,抢救伤员,押送俘房……为攻矿战斗的胜利,贡献了力量。


三、武工队在大兴纱厂


抗日战争时期,大兴纱厂有个老技工叫赵新太,是石市西十多里的西良厢村人。当时,赵家是抗日斗贺的堡垒户。由党的地下工作人员石增辉、王其渊领导的武工队,就经常住在赵新太家。武工队在市内的主要活动是宣传党的政策,掌握敌人动态,为党提供情报,同时组织发动群众开展小型经济斗争,打击汉奸特务,瓦解敌人,发展组织,积蓄力量。赵新太对大兴纱厂的情况很熟悉,通过他在厂里联络了不少积极分子和基本群众,如王小宫、蔡香瑞、蔡祥云等人。在王小宫等人的带动下,在厂里展开了以怠工、破坏生产为主要形式的斗争。工人王文斌的家住在元村,离大兴纱厂很近,当时王文斌的家也是工人开展抗日活动的地下工作站之一。工友们下了班,把拿出来的纱线都送到他家,然后再用伪装的大车把棉纱运到解放区,支援抗日战争。


一九四三年七月的一天,党的城工部负责人张占义和工人王小宫、冀书信,正在赵新太家里屋研究如何在大兴进一步开展抗日工作,突然,县特务队班长、西良厢村伪保长吴满江来到赵新太的院子里,说获鹿县冀队长要到此开会,清查共产党,让赵新太做好招待工作。赵新太不敢耽误时间,立刻回到屋里,一面吩咐自己的大儿子去做好接待敌人的准备工作,一面赶紧到内屋告诉张占义等做好准备,上好子弹,敌人如果进屋就开枪把他消灭掉,西屋有风道,可以从那里跑出去。如果敌人不进屋则不动。说罢,赵新太端起茶盘,去做应酬工作。在敌人给老百姓开会当儿,赵新太和赵风书父子俩,蹲在大门口,支应着敌人,直到散会,伪警们都集合离去,赵新太他们这才松了一口气,掩护了武工队的工作人员。


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的前夕,控制大兴纱厂的日本人新运进一箱子手枪,工人王小官把这个消息报告给了地下武工队。当时,武工队正缺乏枪支弹药。石市城工部负责人张占义和武工队的负责人王其渊等人经过周密的研究,决定盗枪,以加强武工队的武器装备。并让王小官画了一张“盗枪行动路线图“。王小宫是大兴纱,、厂的门卫,因为他为人老实,平时少言寡语,手又勤快,每星期要给日本经理寿琪擦一次枪,上一次油。日本经理很信任他,所以谈论一些政治军事消息对他也不太介意。王小官就利用这个有利条件,为武工队作了不少工作。日本经理寿琪是一个无恶不做的坏家伙,欺侮中国妇女,玩弄女性罪恶累累。武工队盗怡的那天晚上,被日本人寿琪发现。在紧急关头,王其渊机警地将日本人寿琪拦腰抱住,按倒在地,队长石增辉等九各队员一拥而上,夺过寿琪手中的武器(腰刀),将这个败类杀掉。虽然盗枪计划没实现,却为工人们铲除了一大害虫。


四、工人锄奸队


一九四一年至一九四三年期间,井陉矿的城工部长许平、敌工部长许善田,领导矿工组织锄奸队,展开了锄奸运动。在进行锄奸运动的同时,也大力开展分化敌人的宣传工作,凡是罪大恶极、死心塌地的汉奸特务坚决除掉,凡是能够争取分化的,就进行宣传,争取分化他们。群众性的锄奸运动广泛地开展起来以后,井陉矿区犬汉好张怀顺手下的七、八十个汉好,一个不剩地全部被锄奸队捉捕处死。吓得张怀顺连矿务局的大门都不敢随便出来。大汉奸蔡国良同日本人闹矛盾,锄奸队就暗中促其矛盾加深,结果蔡国良被日本人干掉了。一些被迫参加伪军、矿警的也都被锄奸队争取过来,暗中给锄奸队通风送信。利用这些方法,铲除了一些汉奸、特务,同时也团结争取了敌人内部一些力量,有力地打击了敌人的猖狂气焰。仅在一九四二年一年中,井陉县的锄好队就消灭汉奸特务一百一十八名。使汉奸特务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五、工人锄奸英雄耿万子


在群众性的锄奸反特运动中,矿区涌现出许多锄奸能手和英雄。特别是正丰矿的工人游击队员耿万子(耿沛玉}就是其中最突出的一个。他机智勇敢,使敌人闻风丧胆,被广大群众传颂为“锄奸英雄“。


耿万子是矿区横西村人,出身贫寒,原在正丰矿当铁匠。抗日战争爆发以后,他积极报各参加了游击队。不久,被调到北岳四分区侦察股当前方侦察员。他在党的培养教育下,很快成长为一各出色的侦察员。他在矿工群众的支持下,日夜出没在矿区,为党锄好,为民除害,他有许多传奇式的锄好故事,广为流传。矿区臭名昭著的汉奸李吾林、李爱克、吴一巴、刘计来等都死在耿万子手下。他一个人,先后就亲手为党、为人民除掉三十多个汉好、特务。敌人把耿万子看作眼中钉、肉中刺,悬赏自银三千两缉拿耿万子。抓不到耿万子,残暴的敌人就把耿万子的家属抓到鬼子宪兵队,关进宪兵队的监狱——“二十号阎王殿“的地牢里,妄图使耿万子屈服。一天深夜,耿万子悄悄摸进了矿区,一下子抓住并当场处死了刘计来、吴一巴两个罪大恶极的汉奸。并在汉奸的尸体上,留下了一封信∶“打日本是我个人的事,与家属无关。限三天之内,把我的家属放了,否则,我们将以血还血,以牙还牙!“矿区的汉奸特务们看到尸体上的留言,害怕得要命。放了耿万子的家属,日本人不干,不放,自己的性命难保。最后欺骗日本人说∶“不如先放他家属回去,再布上埋伏,等耿万子暗地回家看家属时,可以放长线钓大鱼“。果然没过三天就把耿万子的家属放回去了。从此,敌人再也不敢任意抓捕矿区抗日职工的家属了。


(一九八四年八月七日)


注∶“山西省牺牲救国同盟会“的简称。一九三六年九月在太原建立的一个地方性的群众抗日团体。


生动、具体地介绍中国近、现代历史知识,对年轻一代进行爱国主义、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思想教育,这是一项很重要和急需的工作,是一件有意义的工作。


———邓颖超主席给青年文史刊物《纵横》的题词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来源:《石家庄文史资料》作者:陈民欣整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