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石家庄政协门户网站! 今天是2020年9月28日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文史天地

马家陶瓷的发展

石家庄政协   时间:2022-05-13   浏览量:

井陉陶瓷业,历史较为久远。据我家老辈人传讲,在宋朝时井陉就有了陶瓷业。起初在北陉村,明朝时移到梅庄村河西,清初又迁到我们南横口。三十年代前,南横口还叫马家寨,故南横口陶瓷也叫马家陶瓷。这就是马家陶瓷的由来。据此推算,马家陶瓷的起源应是清初了。起初,仅建有简陋的小土窖一两座,产品也只供当地,销路不畅,生产规模很小。到咸丰年间,华北发生地震,陶瓷业较发达的彭城镇灾情严重,陶瓷窖大部分倒塌,产量锐减,市场上陶瓷奇缺,各地小商小贩踊跃跑到我们这一带采购,这一变化,为马家陶瓷的发展提供了极好的机会。但当时马家懂技术的人才非常缺乏,于是就从彭城请来了姓谢和姓段的两位陶瓷艺人。这两人将家迁到马家寨,在此长期定居(谢家现已发展到百余人,段家仅剩一户)。谢、段两家的迁来,使马家陶瓷得到了迅速发展,陶瓷窑增加到10座,从业人员达七、八十人。数十年后,彭城陶瓷业陆续恢复生产,马家陶瓷由于技术、经营、管理等各种原因,销路下降,没人来收购,所有产品得由窑户自行到平定、平山、获鹿等地推销,这样,陶瓷业发展就十分缓慢了。


到了清光绪年间,陶瓷业传到我曾祖父马趋庭手里,又有了较大发展。我曾祖有四个儿子,长子马清华,次子马清右,三子马清彦,四子马清源,弟兄四个都是生产陶瓷的好把式。特别是我大祖父马清华,四祖父马清源制瓷技术更为突出,在附近很有名气。为尽快地把马家陶瓷发展起来,我曾祖父对家庭作了分工,大祖父专门跑外推销产品,其余三位祖父在家生产。正太铁路未通之前,主要靠驴驮、人担运送销售。正太铁路建成通车后,我家利用交通上的便利,先后在获鹿、正定、石家庄开设了"庆和成"、"红升"等三个陶瓷店,销售自己的产品。还同石家庄的贸易商行建立了业务联系,各类产品开始由附近农村逐步销往北京、天津、保定、德州等大城市。


这时,陶瓷生产的工艺、技术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当初,只能生产一些黑色的碗、盆、缸等日用粗陶,品种单一,造型粗笨。正太铁路开通后,交通便利了,就从邯郸购进了白药(生产白瓷的配料),陶瓷产品便由黑色变为白色,花色品种多了起来,而且质量也越来越高。有一次,在烧制胆瓶时,窑内发生了化学反应,开出的胆瓶五光十色,艳丽夺目,具有相当高的欣赏价值。马家特意将此作贡品献给光绪皇帝。


那时,"实业就国"的口号提得很响,井陉县的于县长也极力提倡改良产品。因此,马家先后研制出了痰盂、便盆、陶瓦、盘子、电料等一批新产品,作为主要产品的碗,也由过去的黑粗碗发展为楼台碗、三花碗、大面碗、二面碗、大公碗、二公碗、三公碗等数十个品种。在釉色上,马家创造了利用当地原料制成的黄土釉。这些产品曾先后四、五次获奖,其中有巴拿马赛会奖,还有一种银盾奖。("文革"以前,我家还保存有巴拿马赛会的奖状、银盾奖的奖品等,"文革"期间都失散了。)


到我父亲手上,马家陶瓷又向前发展了。我父亲叫马沛林,他弟兄三个,二叔马望林、三叔马吉林。父亲及三叔马吉林自幼受曾祖、祖父的传授,制瓷技艺十分精湛。从他们这一代开始,马家又制做出了用于庙宇装饰的各种兽头、琉璃瓦,并开发了耐火砖、陶管等新品种。民国二十五年左右,我县著名风景区苍岩山整修,桥楼殿等建筑物,就采用了马家生产的兽头、各色琉璃瓦。这些产品样式独特,色彩鲜艳,很受游人称颂。可惜,这手技艺已经失传了。


原来马家陶瓷业的生产方法是很落后的。生产一种产品,不仅要经过揉泥、捏制、旋削、刻划、上釉等多道繁重、复杂的工序,而且工人劳动强度大,操作相当困难。比如原料开采全部是由工人爬着到山上打洞,用筐子往外运输,劳动强度相当大,而且极不安全,经常发生死亡事故;磨料时,用木头做成耙齿,由牲口拉着耙磨;晾泥主要靠天然晾晒,多则几个月,最快也得二十多天。从清光绪年间开始,马家就不断探索和寻求先进的生产方法。窑炉由过去的大窑逐步改为小窑,缩短了生产周期,提高了劳动效率,并增加了托货和烤画,但手工生产方法始终没有得到改变。


到一九二六年,马家生产陶瓷的窑户增到14家,窑20座,从业人员约计130人。一九四〇年前后,在马家的帮助下,谢家、贾家以及吕家也先后上了四个陶瓷窑。


井陉解放后,政府实行保护工商业的政策,号召恢复生产。村里拨给200元左右的原料,我县供销部门"推进社"还贷给小米3800斤,银行给贷款扶持生产。以后又组织起了同业公会、基层工会,并调整了工人工资,产品由县生产公司、信托公司订货采购,使生产得到更进一步的发展。一九五六年二月全行业实行公私合营,建立了井陉县陶瓷厂,生产性质发生了根本性变化,生产也由此得到了大规模发展。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来源:《石家庄文史资料》作者:马忙喜口述 冀锁录整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