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石家庄政协门户网站! 今天是2020年9月28日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文史天地

杨庄抗日高小

石家庄政协   时间:2022-07-01   浏览量:

四十年过去了。回忆起来,抗日战争时期杨庄高小艰苦、紧张、活泼的学校生活,犹似放录像一样展现在眼前。当年的教师已有一半逝世了。这更加深了我的怀念。


一、重视人才培养,建立杨庄抗高。


一九四四年春天,随着全国抗日战争形势的发展,井陉路南抗日根据地的情况也较前好转,游击区扩大,敌后工作也有了较大的开展。抗日县政府由杨庄、胡家滩迁移到了王帮村,逐步从深山区向铁路线推进。为了适应抗战胜利发展的形势,培养人才,县领导决定建立杨庄抗日高小。


井陉县党政领导对建校十分重视。当时县政府秘书兼教育科长杜锦章(杜文华)同志,亲自领导筹建学校。从选择校址、筹措办校经费到物色教师,从协助学校确定办校方针,到如何搞好招生、教学、抓好教师学生的政治思想工作,都非常关心。杨庄村党支部也给建校工作以巨大的支持。


二、教师受到信任重用,党内外同志并肩战斗。


杨庄抗日高小第一任校长吴永章是一位老区委书记,第二任校长杜九洲是共产党员;末任校长是我。我当时还是非党群众,曾在胡家滩任小学教师,出席过边区文教先进工作者大会。教员有窦育亭,共产党员,上过抗大,懂经济学;张延贡,非党民主人士,全县知名的学者,学识渊博,擅长古文、历史,记忆力特好,讲起来,不看书本,头头是道;刘庭是一位从大后方返里的旧知识分子,数理化知识丰富,还是个出色的文艺人才,擅长京剧,又会口技表演。每次娱乐会,上,张延贡的京剧清唱,刘庭的口技表演都是深受师生和广大群众欢迎的压轴好戏。教师中非党群众居多,有的家庭成份偏高,或者社会关系复杂一些。但是,领导对每一个同志都很信任,鼓励大家大胆工作,政治上帮助,生活上关心。杜锦章同志就曾亲自介绍一位教师入党。逢年过节政府有关领导,总要过问一下教师们的生活,学校党支部(当时党未公开)也关心每一位教师,并经常教育学生尊重老师。那时党内外和衷共济,团结互助,并肩战斗。全体教师工作劲头大,情绪高。一天晚上发现了紧急敌情,大家打好背包,等待转移。党支部就组织了学生中的党员,在教员住室房顶上站岗放哨,让教师们好好休息。还有一次过旧历年,学校放假,可巧正逢根据地土地改革,有的教师家庭被斗,扫地出门,回家不便,有的教师家住在边缘区,怕回家不安全,党支部做了工作,动员部分党员教师放弃回家过节,留校和大家一块吃饺子,热热闹闹地过春节,使同志们深深感到了革命大家庭的温暖。


三、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勤俭办校。


杨庄抗日高小从建校起自始自终贯彻了一条自力更生,勤俭办校的方针,发扬了艰苦奋斗的作风。


1.自己动手整修教室,制做教学用具。


杨庄村腾出了三个大院上百间的房子作校舍(一所旧的地主房院),又借给一大批厚木板,师生一齐动手在杨庄村民工帮助下修整课堂门窗,垒土坯架起木板作桌凳。校内外墙上书写了几条工整醒目的大字标语。课堂、宿舍、办公室都挂了牌子,一所整齐漂亮的抗日高小诞生了。


2.收打苍岩山核桃做为办学经费。


井陉县政府把苍岩山的部分公产核桃林拨给抗日高小经管,收入作为办学经费。因而每年秋后都要带领学生到苍岩山收打核桃,晚秋季节,山沟里溪水潺潺,到处是鸟语花香。白天收打核桃,晚上分小组住在寺庙内,在凌空而起的飞虹桥上吃饭、喝水和休息(伙房设在桥边小院内)。白檀翠柏,清风阵阵,笑语欢歌,说不尽的诗情画意。师生们沉浸在劳动的欢乐之中,忘却了一切疲劳。


3.组织了机关生产,补充经费不足。


经县有关领导同意,抗日高小组织了以郝明权等几位同志为主的生产小摊子,把收打的核桃运过边缘区,换回煤油、食盐、纸张等必需品。平时再做些土布、山货之类生意,增加收入,补充经费不足,在厉行节约的前提下,尽量为师生创造较好的学习工作环境,如教室安装了煤油罩子挂灯,教员屋小号煤油罩子灯。必要时为同学印发一些讲义等等。


4.打柴采菜,补充食用不足。


每年春天,趁树叶鲜嫩,带领学生到苍岩山采集檀叶,哂干储存起来,长年掺做菜饼子吃。秋后再到庄稼地里采集青衣菜(刺菜),晒干储好,掺合作面粥吃。张延贡老师曾风趣地说∶"苍岩山三奶奶帮了咱们的大忙。"意思是说,抗高解决经费,教具、吃用野菜多从苍岩山取来,对苍岩山颇有感情。当时抗日根据地经济困难,粮食短缺,教师每月发薪米30斤,两年一匹小土布。后来改为每月薪米60斤,吃20斤,余数养家糊口。学生自带口粮上学。学校对烈军属子弟和贫困户学生给助学金(小米)补助,数目很少,除烈军属子弟和敌占区来的学生稍多点以外,一般只有10来斤。所以伙食标准很低,早饭菜粥,中午饼子,晚上又是菜粥。如果中午剩余,晚上有时也给一个或半个饼子。吃白面很少,一周两周才吃一次。教师学生一样的伙食标准,同灶吃饭。实行份饭制,教师用盆照份打出来,围坐在会议室门前石桌上吃饭。我记不得吃什么小菜。偶尔有的教师带一、二头大蒜,拌上盐当小菜吃。张延贡老师身体魁梧,饭量偏大,教师饭桌上剩余多少他全包了。常有女同学把饼子节省下来,支援张老师。


阴山(杨庄南山名)打柴也是很有情趣的战斗生活。当时由于敌人封锁,无煤炭,每年秋后集中几天时间,全体师生带干粮上山打柴。几十个人,绳、镰、叉(割刺柴用)、担全副武装,排列在崎岖山路上。返回时背、打、肩挑,还有个别女同学双手抱捆下山。谁也不喊苦叫累。更有意思的是窦育亭、张延贡出主意,把柴捆好从悬庄上抛下来,降落伞似地飘然而落,甚是好看。


四、学文化,练好本领,为抗日建国培养人才。


杨庄抗日高小初办时是一个班,后来发展成两个班,学生约八十至一百人。课程开设∶语文、数学(包括珠算)、常识(包括政治常识和自然常识)三门课。没有课本,编印部分讲义,或教师讲,学生随手抄记,有时也选择一些报纸上或文件上的材料。,在教学方法,上,运用启发式、讨论式,让同学消化吸收。还注意了学用结合和学用一致。如作文课首先注意写单据、信件、证明、调查报告、总结等应用文。数学课则注意分析应用。如学习记帐、结帐、计算地亩和水井容量等,还特别注意了珠算的学习和应用。学生来源,一般是从各村小学校招考来的。也有一部分军官和干部家属,还有敌占区来的青年,他们是由县领导介绍来住校学习,记起来的军官家属有庞秋香、赵占菊,干部家属有秦继明,敌后米的青年有赵瑞士等。


学生去向∶学生毕业时,向县领导汇报情况,由各部门量材录用,有的暂时回村劳动。如曾办过一期财会人员培训班,毕业后被各地吸收去做会计或管理人员。有一批学生毕业后到军队去工作,如抗日高小迁址北障城后,一次扩兵运动,就有三十名毕业生参军,到军队兵工厂去工作。全国解放后,不少同学分布在北京、太原、张家口、石家庄、山西等地工作,更多的同学则在井陉县区、乡、机关工作或做小学教师,少数同学在家劳动或当村干部。


五、改造、锻炼、培养提高了教师队伍。


抗日高小教师在工作中也改造、锻炼了自己,成为井陉县教育战线上的骨干和尖兵。每年的全县教师集训班,抗日高小教师都是骨干力量。井陉城解放后,一九四七年秋,杨庄高小移址北障城。原来抗高的教师,根据工作需要,多数也被调到新的工作岗位,担任更为重要的工作。




井陉治城的变迁


据志载,井陉于汉初置县。城治设在今城关以北三十里处的矿区天护村。《清一统志》冲载∶"井陉故城在今县北,汉置。后汉至唐皆治此。"至今天护村西北仍有汉唐故城的城角残垣。


唐末,在天长镇(村北有天长岭)置天长军,后晋石敬塘改天威军。《宋史·地理志》载井陉于北宋"熙宁六年省入平山、获鹿。八年复置。徙治天威军。"可知宋熙宁八年(公元1075年)县治迁至天威军(即天长镇、今称城关)。


1958年移治微水镇至今。


综上所述,井陉县治城自西汉至宋初一直设在今矿区天护村近一千二百年,宋神宗熙宁时迁至今城关设治近九百年历史。

(许力扬)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来源:《石家庄文史资料》作者:张凤翔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