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石家庄政协门户网站! 今天是2020年9月28日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文史天地

附∶王帮惨案目睹记

石家庄政协   时间:2021-12-03   浏览量:

那还是一九四一年秋天的事。我家住在王帮沟的山坡上一大洼里。日伪军包国王帮沟那天,早晨雾很大,对面看不见行人,并且下着毛毛细雨。直到快中午了天才放暗。我们从山上往下看,见沟里、沟口都布满了日伪军,黄压压的,仅有的四、五户人家全被包围了。从王帮沟逃到我们大洼的人说∶"因为雾大,人们起的迟,事先没有发现日军,直到被包围了才知道。所以有好多人没有跑出来就被敌人围住了。现在敌人在到处搜人捉人!"我惦记着丈母娘。她年老久病,根本不能下炕。家里的其他人没有见跑出来,使我万分焦急,心里不住祈祷着"平安无事",还不断偷偷地从山上向山下张望。因此清楚地目睹了杀人现场,看到日伪军在岭上凶狠杀人的惨状,当时我的心都碎了,捂着眼,再不忍心看下去。


当日伪军刚刚撤走,就听见王帮沟山庄里一片呼天喊地的哭声。我迅速从山,上飞跑下去,直扑我丈母娘家里。一进大门,看见一个没穿上衣的人被绑在凳子上,头和一个胳膊掉在地下,血流了一院子。我没顾上辨认死者是谁,就跑进屋里。进门一看,我丈母娘惨死在地上的血泊里。走近伏身一看,她被一颗子弹穿透了胸膛,两眼圆瞪怒目而视,带着仇恨离开了人间。


时间不长,躲避的人们从各自隐蔽的地方出来,逃出去的也陆续回来了。哭声、喊声、叫骂声响成一片。胆小的捂着脸不敢正视死者的惨状。我们几个胆大的,看到绑在凳子上死者的头部,血肉模糊,牙齿已被敲掉,舌头被割去,很难看出死者是谁。经仔细辨认,才知是北芦庄的魏双双。有一个藏在现场未被发现的人目暗了死者被害的经过。他的叙述,使我们每个人胆战心惊。我们抱了些草,把尸体盖了起来,以免小胆的人们看见了害怕。


过了一段时间,还不见我大兄哥马福元和妻侄马吉丑回来,我心里很着急,逢人就打听。有人说死在马驴小家里,我就急忙跑去找。到那儿一看,院子里到处是血。驴小的父亲被刺死在院子里,马布和和我大兄哥马福元,衣服破碎,血肉模糊,身上、脸上到处是刀伤。简直使人无法辨认,其惨状目不忍睹。马吉丑也浑身是血,呆呆地站在那里,没有眼泪,没有哭声,一句话也说不上来。显然是被吓怔了。我把他领回家里,事后他才给我讲述了他们几个人遇害的情况。


到六妮家一看,其状更惨∶一个小女孩开胸破肚,肠子流在外边;她的母亲气得昏死在一旁;马六妮和马全福父子二人身上有无数的伤口,死在地上。


后来,我赶到炭岭,看见六具尸体横躺竖卧地倒在门前的地里。李玉保的头离身子很远,好象被故意抛出去一般。有个妇女虽未死去,但仍在昏迷中呻吟。


我和几个幸存者商量了一下,草草地埋葬了死者。在掩埋文苟时,发现他的嘴里有一块耳朵,手里还紧攥着敌人的一片衣服。玉保外甥的嘴里有两小节手指头。


我今年八十二岁了,事情虽然发生在四十五年前,但其惨状仍然历历在目,使我终生难忘。


(吕保琴整理)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来源:《石家庄文史资料》作者:马玉小
分享: